冒险打赏网络女主播案件缘何屡屡发生?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7-12 16:03

  到网吧偷盗手机换钱、骗取好朋友钱财、欠下万元债务去夜劫金店、挪用数百万元公款……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案例屡屡见诸报端,这些当事人不惜冒着触犯刑律的风险去取悦、打赏女主播,成为互联网大潮下的一片阴影,一则笑谈。女主播有何魅力让他们铤而走险?当事人有何畸形心态不能自拔?法律法规是否存在漏洞缺陷?唏嘘之余,近日,《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有关专家,探究“冒险打赏女主播”的背后原因。

  冒险打赏屡屡发生

  今年1月12日上午,山东省青岛市某饭店服务员尹女士报警,其支付软件在1月6日被别人消费了近2万元,可她从未将密码告诉过别人。后来,青岛市北区民警将22岁的嫌疑人王某某抓获。王某某称,他迷上了某直播平台上一名语言大胆、举止暧昧、动作不雅的女主播,每天收看网络女主播直播,甚至跑到重庆与该女主播见面。回来后,他不停地给女主播刷礼物。由于给女主播刷礼物的开销很大,王某某很快便花光积蓄。于是,他以借同事手机打电话为名将其手机拿走,随后根据手机的开机密码试出了尹女士支付宝的密码,并用支付宝挥霍消费近2万元。

  欺骗朋友的王某某只是小巫见大巫。去年9月2日,青岛市公安局黄岛分局接梁女士的报警,其在8月份被一名姓王的男子以预售房屋为名骗走了5万元。民警发现王某是一名网上追逃人员,其于2014年5月至2016年12月间谎称给退伍军人办理病退、购买经济适用房以及给正在服役的军人办理晋升军士长等理由,在山东潍坊安丘市骗取他人100万余元。9月11日,民警将王某抓获。据王某供述,他诈骗他人钱款,主要是为了在网络直播平台给女主播打赏。近两年来,王某用于打赏网络女主播的花费达十几万元,其他钱款则被他购物等挥霍。

  青岛市即墨区的一名男子为了女主播更是不惜搏命。2016年12月22日晚,一蒙面男子持械闯入即墨区鹤山路一家银楼内,威胁店员,砸碎柜台玻璃抢走金首饰后逃离现场。经过清查,男子共抢走14条金项链和6条金手链,一共1200多克,总价值达30万余元。19个小时后,被警方抓获的齐某供述,他在即墨一家大型企业上班,有个5岁的女儿,每个月赚几千元养活一家人没有问题。但从当年下半年,他开始迷恋上网络游戏,在网络上赌博常常将自己的工资输光。后来,辞职在家赋闲的他又迷上了网络聊天室,经常在聊天室里给美女主播打赏。亲朋好友借遍了,他又求助小额贷款公司,先后欠下15万元债务。无力还债,他竟夜劫金店。

  “月薪2000元挪用930万元公款打赏女主播”一事更是引爆了舆论圈。江苏男子王某是当地一家公司月薪两千元的会计,2015年至2017年,他采用提现、支票转账等方式,将本单位930多万元资金提出并挥霍。匪夷所思的是,王某从单位挪用的钱既没有用来改善家里生活条件,也没有用来购置豪车洋房,而是将其中大部分打赏给了网络女主播。今年5月15日下午,当地法院对案件进行一审宣判,被告人王某因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近日,对该事件的评论和争议再次喧嚣网络。

  打开搜索引擎,各类因打赏网络女主播而导致犯罪的事件比比皆是。记者在百度搜索“打赏女主播犯罪”,显示275000词条;搜索“挪用公款打赏女主播”,显示1110000词条;搜索“盗窃打赏女主播”,有437000个词条。

  追回赏金并不容易

  记者了解到,网络直播平台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基于虚拟礼物的打赏,粉丝花钱买虚拟礼物送给主播,主播据此与直播平台分成。于是,极低的入行门槛,吸引了大批草根主播涌入。在没有突出才艺、无法产出优质内容的情况下,许多主播依靠拼颜值、拼尺度来博取关注。一旦炒作成功,得到粉丝追捧,就能获取丰厚的收益。

  我国虽然在2016年年底就出台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有关部门针对网络直播平台低俗内容的治理行动也陆续展开。但是,因为有相关利益的存在,为吸引粉丝推高流量,从而变现获利,网络主播往往花样百出,无所不用其极。他们有的衣着暴露、用行为言语挑逗,有的靠低俗猎奇暴力内容吸引眼球,更有甚者为了炒作不惜突破道德底线屡屡涉黄,踏入法律禁区。其背后,很多时候亦有直播平台为了攫取自身利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任。

  “盗窃抢劫挪用公款打赏女主播的粉丝们,往往在女主播身上都花了大钱,但这些钱花出去容易要回来难,这也是主播平台和女主播屡屡吸金却肆无忌惮的主要原因。”山东科技大学文法学院副教授吴立志认为,对主播的网络打赏行为实际上是民法上的赠与行为,是一种双方自愿行为,也就是说要有赠与人和受赠人的双方合意,即成立了赠与合同,这种金钱来源正常的打赏行为是有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