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会损害青少年的大脑吗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28 14:01

 

  最近的报道称,智能手机的使用正在让青少年变得更加抑郁、焦虑和反社会。但是,这些发现只是证明了相关性。对于电子设备如何影响青少年的大脑和行为,科学家还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

  社交媒体常常被认为是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的罪魁祸首。但是智能手机带来的一些消极影响,与更少的睡眠有关,而不是社交应用本身。

  将青少年面临的问题归因于新科技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创伤和贫穷带来的影响却更加深远。

  充满已知和未知的研究

  目前在美国天普大学读博士后的劳伦·谢尔曼,目睹了社会对智能手机和青少年的错误恐慌。谢尔曼知道,青少年对奖赏更敏感。与儿童和成年人相比,他们的大脑与奖赏有关的脑区激活程度更高。因此,她想探索青少年的大脑神经对社交媒体的“点赞”有什么反应。谢尔曼邀请了一群高中生来到实验室,请他们在一个核磁共振扫描装置中浏览Instagram(图片社交软件)。研究发现,当高中生自己的照片有很多人点赞时,他们大脑中的腹侧纹状体会作出反应,而腹侧纹状体与奖赏有关。“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青少年特别热衷于使用社交媒体,以及他们为什么有着如此强烈的动机。”谢尔曼说。

  谢尔曼还是个青少年时,热衷于盯着AOL即时聊天软件上不断蹦出的文字。她认为,当时新信息的提示音“嘟嘟噜”和现在的“点赞”没什么区别。“这些信号提示跟糖不一样,它们本身没有奖励意义,但是我们通过学习,知道它们代表着一种社交奖赏。”谢尔曼说。无论是晚上扔向窗户的鹅卵石,还是等待已久的电话铃声,我们可以大胆地认为,任何与社会互动有关的信号,都能激活青少年的大脑的某个系统。

  然而,跟座机电话或者一台装有即时聊天软件的台式电脑不同,智能手机便于随身携带,这正是人们担心它的地方。“我们还没有太多证据能清楚地说明,使用智能手机对青少年的大脑发育有什么影响,”来自俄勒冈大学数字心理健康中心的负责人尼古拉斯·艾伦说。“任何告诉你其他观点的人都是在猜测。”美国天普大学心理学教授劳伦斯·斯坦伯格同意这一说法:“这方面的研究的确在增加,但大多仍是相关性研究。”即使是这些相关性研究,它们的结果也不尽相同——既有积极的,也有消极的。有些研究指出了网络欺凌存在的风险,有些研究则强调了网络资源对青少年化解个人问题的帮助。

  开展这类研究的一项挑战在于,如何准确定义什么是“智能手机”。它是电话,是照相机,是游戏机,也是百科全书。即使依据一些深受青少年喜爱的软件来定义手机,也还是过于宽泛。“如果你的问题是社交媒体如何影响孩子,这就像在问电视对孩子有什么影响时,不去区分《泽西海岸》(电影)和《经典剧院》(摇滚乐)。”斯坦伯格说。

  在对当前青少年的评论当中,一个最流行的说法是他们更加抑郁和焦虑,原因则是使用智能手机。但事实是,“上网时间和抑郁、焦虑之间确实有着微弱但总是出现的联系,”艾伦说,“然而,我们无法认定这种联系是不是因果关系。”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多明格斯山分校的心理学名誉教授拉里·D·罗森怀疑,虽然已经抑郁或者焦虑的孩子会以不同的方式使用智能手机,但这种影响也可能是双向的。罗森认为,社会比较(社交媒体用户看到的总是他人的美好生活,可能会觉得自己的生活很糟糕)和情绪传染(网上的消极情绪影响浏览者的心理状态)可能是罪魁祸首。一个青少年是否体验到自尊心受损或者产生负面情绪,取决于他们在网上和谁联系,以及他们在网上看了些什么。

  科学家现在研究的,正是青少年如何使用社交媒体。来自密歇根大学的奥斯卡·依巴拉和同事发现,被动使用社交媒体对主观幸福感有消极影响,因为社会比较会导致嫉妒。但是,主动使用社交媒体,包括发布内容、与他人互动,而不仅仅是“潜水”,能够提高用户的主观幸福感水平,1号站平台,原因可能是主动使用社交媒体创造了社交资本,让用户觉得与他人的联系更加紧密。另外,哈佛大学教育学院的一项研究发现,当青少年在他人的帮助下认识到,社交媒体上面的照片是“修饰过的”,并不代表现实情况时,他们的负面感受减少了。

  虽然一般来说,青少年的情绪对社交媒体上的风波有很强的抵抗能力,但其他认知发育受到的影响越来越让人担忧。天普大学的心理学家哈利·威尔默和杰森·切因发现,智能手机的重度使用与较低的延迟满足能力有关,比如选择马上得到一小笔钱,而不是等待一段时间以获得更多的钱。然而,研究者还不清楚,是冲动的人更有可能沉溺于智能手机,还是智能手机正在降低所有人抑制冲动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