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受访者参与过直播答题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11 11:00

61.4%受访者参与过直播答题

  漫画:郝延鹏

  进入2018年,一系列“直播答题”App、小程序迅速走红。用户参与直播答题,连续答对一定数量的题目后,便可平分巨额奖金。直播答题在短期内聚拢了大量用户,但也出现一系列问题,有网友质疑这样的模式是否可持续。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5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61.4%的受访者参与过直播答题。45.8%的受访者参与直播答题是为赢取奖金,43.0%的受访者是为缓解自己的知识焦虑。46.7%的受访者觉得目前直播答题的题目选择太过冷门。

  受访者中,00后占1.9%,90后占28.9%,80后占47.3%,70后占16.1%,60后占4.5%。

  35.3%受访者称自己或身边人每天花费15~30分钟玩直播答题

  北京某高校研一学生贾剑鹏每次参与直播答题,都会喊来同寝室的朋友,三四个人聚在一起,盯着同一部手机答题。他还在手机上设了很多定时提醒,“中午12点、下午2点、晚上8点……提醒自己不要错过场次”。

  在上海某广告公司工作的陈扬最近每天都会参与至少一场直播答题。“中午12点正好是吃饭时间,可以一边吃饭一边答题。”陈扬觉得,每道题答完后都会有一段讲解,可以了解一些零碎的知识点。

  受访者中,61.4%的人参与过直播答题,具体来说,1号站平台,21.5%的人参与过很多次,39.9%的人试过一两次。30.2%的受访者听说过但没参与过,5.6%的受访者从来没听说过。

  在时间上,11.0%的受访者称自己或身边人平均每天花费0~15分钟在答题上,35.3%的人花15~30分钟,29.0%的人花30分钟~1小时,8.7%的人花1小时以上。

  直播答题能在短时间内爆红,与“平分百万奖金”等奖励机制有很大关系。陈扬说,他对直播答题产生兴趣,是因为看了朋友圈的转发,“有人答一场就分到了四五十元”。

  调查显示,36.6%的受访者看好直播答题的前景,33.3%的受访者不看好,30.1%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分析,除“现金奖励”外,直播答题的社交属性也是用户快速增长的原因之一,“用户往往拉着朋友一起答题”。但对于直播答题的前景,朱巍的态度并不乐观:“直播答题的题目最开始主要是知识问答,1号站平台,而现在至少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答题场次是完全被商家买断的,反复展示广告内容,甚至偶尔出现违法违规的情况。要想持续下去,肯定要就这些问题作出调整改善。”

  45.8%受访者参与直播答题是为赢取奖金

  调查显示,参与直播答题,45.8%的受访者是为赢取奖金,43.0%的受访者是为缓解自己的知识焦虑,41.2%的受访者喜欢组团答题的社交方式,37.4%的受访者追求不断答对过关的刺激感,12.1%的受访者是因喜欢直播答题的主播。

  直播答题的玩法越来越多。陈扬坦言,有一次,他喜欢的一位网络综艺节目明星做直播答题的主播,他特地去参加了那一场。

  贾剑鹏认为,直播答题并不能让人学到真正有实用价值的知识,但通过直播答题了解一些冷门知识点,也算是拓宽眼界。

  “我觉得直播答题不是学习方法,而是游戏。”北京某传媒公司员工丁畅直言,抱着学知识的态度参与直播答题有点搞笑,“每道题目都是蜻蜓点水,也不成体系,基本上5分钟后就想不起来了。”

  参与直播答题能增长知识吗?调查中,23.1%的受访者认为能学到很多有用的知识,48.8%的受访者认为能了解冷门知识,但实用性不强,16.7%的受访者直言过目即忘,学不到什么,11.3%的受访者表示不好说。

  调查中,11.0%的受访者自称非常清楚直播答题的商业模式,47.0%的受访者表示大概知道,35.7%的受访者表示不太了解。

  贾剑鹏坦言自己并不了解直播答题的商业模式,也并未意识到直播答题可能植入广告。

  “2016年是‘直播元年’,到现在已经两年了。答题直播到底是应该流量变现还是做移动电商,一直有争议。”朱巍介绍,目前直播答题把社交功能和商业相结合,通过广告和流量的方式解决了变现的问题。

  “网络直播应积极弘扬社会正能量”

  直播答题运行至今,也出现了不少问题。有人开发了针对直播答题的“外挂”程序,某直播答题平台的题目设置出现严重事实错误,影响恶劣。

  贾剑鹏坦言,几个朋友聚在一起答题时,“常常有人专门负责在电脑上查找正确答案,这样可以顺利拿到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