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PUA:泡学网学院达182万人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28 09:27

起底PUA:泡学网学院达182万人

不管是“虚拟人偶”、“五步陷阱”还是“自杀诱导”,都只是PUA情感操控技术之一,它们的最终目标,不再是为了“美好恋情”,而是受害对象的财与色。“这就像是一场单方面的情感狩猎游戏。”在看过关于PUA骗财骗色的报道后,一名受害女性如此形容PUA。调查发现,在这一场场“游戏”背后,PUA组织不仅教授男生如何“把妹”,也会培训女生如何“撩凯子”。在这个单人学费动辄数百、数千甚至数十万元的庞大情感技术产业链里,各路神秘导师以情感咨询、文化传播的名义成立公司,授课教学,将PUA情感操控技术进行商业化推广。“说白了他们传授的就是一套系统的心理战,”一位接近pua核心圈层的人士说,“他们把这套心理战理论化、商业化之后,别人的感情就成了他们的金饭碗。”在两性情感沦为“狩猎游戏”背后,财色陷阱让众多“猎物”遭受身心伤害,甚至“自杀诱导”。而对于部分PUA来讲,操控别人情感的经历也像一场噩梦,“负罪感很强烈,已经不会真正爱一个人了。”心理专家表示,商业利益驱动下,PUA被夸张、滥用的情况难以杜绝,要通过对行业的监管和对需求人群提供专业的咨询,才能使PUA回归它适宜的地位,不再成为扭曲两性情感的技术和套路。

情感操控下的女性

作为小众文化,起初被称为“搭讪艺术”的PUA并不为大众所知,直到最近因其涉及“骗财骗色”的报道,才引发广泛关注。

在新刊发相关报道第二天,更多受害者站出来,向反不良PUA公益组织讲述自己的受害经历并求助,陈琦就是其中之一。

陈琦与那个后来让她试图自杀的男人罗磊,相识在一款网络游戏里。“在游戏里他级别很高,能保护我,还给我买游戏里的装备。”陈琦说,现在回想起来,她心里就有一种无法摆脱的恐惧感。

陈琦后来得知,自己当时并非罗磊唯一的目标,“他的网撒得很大,网到几条算几条。”

这跟很多PUA导师向学员教授的方法一样:“你必须同时有三个以上的异性目标,这样你成功的概率才会更高”。

两个人互换了联系方式后,两千多公里外的罗磊多次向陈琦表达爱意,甚至提出不让陈琦再去上班,“他说要养我,一号站娱乐平台,要跟我结婚,每天各种甜言蜜语,后来我彻底陷进去了”。陈琦开始变成主动迁就的一方。“不断地给你洗脑,让你觉得这些是应该做的,否则,他会故意找其他女人喝酒,打电话羞辱你,或者干脆不跟你联系。”陈琦说。

陈琦一退再退,直到想要通过自杀的方式摆脱对方。当她了解到PUA之后双方摊牌,陈琦才知道自己被情感操控,“我现在无法开始新的恋爱,觉得男人都是恶魔。”

类似陈琦经历的女性并非少数,在一个PUA女性受害者群里,很多人都有过被对方情感操控的经历。反不良PUA公益组织“小红帽”的负责人孔唯唯告诉重案组37号探员,向她咨询的很多受害女性,都经常遭遇言语侮辱和暴力,即便最终离开PUA男友,也会因这段经历患上程度不一的抑郁症。

“受到PUA伤害的女性的心理创伤几乎是不可逆的,这和普通的失恋不一样,很多受害女性会长期怀疑身边的男性是否是PUA,有仇视、厌恶男性的心理,需要几年时间才能走出来。”孔唯唯说。她建立的受害者群中,已经接近200人,“这些只是PUA受害者总数的一小部分,还有更多女性不敢站出来。”

商业包装后的PUA

在调查中,很多受害女生都反映“男友”在某PUA群学习中,或此前系统地学过PUA。

虽然小众,但PUA离大众不远。在各种网页、微信公号、QQ群中,都能搜索到PUA课程的痕迹。

5月27日,公众号“把妹技巧套路”推送了一篇名为“聊天让女生沦陷的方(tao)法(lu)”,文章以若干范例为教材,详细介绍了如何让女性愿意跟自己聊天,从而进一步发展成男女关系。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添加其微信后台咨询得知,如果想更快速获得这种技能,则需要报名参加其线上和线下课程。

该公众号的注册方为深圳市花千树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设课程有20多元的速成班,也有98元的系统班。如果想提升更快,还有一对一的导师私教内容,价格为一年2690元。

该公司主打业务是“帮助学员解决情感问题”,内容包括形象改变、约会、实战等。但重案组37号探员报名系统班后发现,相对于解决情感问题,对方更多的是把性关系的实现作为检验学员是否成功的目标。“导师平时也是实践的,不然怎么教你们。”名为“约神”的导师告诉重案组37号探员,他经常会在群中晒出自己和不同女性的聊天记录,甚至性爱视频,让大家帮其宣传。此外,导师们还鼓励群内100多名学员将自己成功推倒的视频发在群里,进行宣传。

而此前重案组37号探员报名的一个PUA课程,最低价为2000元,仅当期群内学员,就达到了300多人,学费初步估算最少也有6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