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笔从商 他跟定贾跃亭却落得“一无所有”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7-23 09:05

弃笔从商 他跟定贾跃亭却落得“一无所有”

14年前,一名资深记者放下手中的笔,转行当老板,一号站娱乐平台,与他的知己、伯乐共同成立了一家视频网站。

这家视频网站名叫乐视,当时的乐视团队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贾跃亭,一个是刘弘。

创业以来,尤其是乐视网上市以来,刘弘对外界一直表现出与贾跃亭同进退的姿态。

在贾跃亭离开乐视网之后,终于,刘弘在近日提交了辞职报告。

带着阴影退出

经历了上半年一系列跌宕起伏的剧情——追回关联方债务方案出炉、高管临危换将、乐视电视运营主体受腾讯等巨头支持,乐视网(300104,SH)投资人的胃口被一次又一次吊起。但7月20日乐视网发布的暂停上市风险提示公告无疑再次敲响警钟。

就在这个敏感的节点,乐视网董事会资历最老的高管之一——刘弘,突然宣布卸任。乐视网上市9年,刘弘对外界一直表现出与贾跃亭同进退的姿态,甚至连其个人资产都同案被查封。不过,其仍在乐视体系子公司及多家关联方任职,如TCL电子等。暂未传出全面卸任的消息。

7月20日,乐视网公告,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副董事长刘弘的辞职报告,刘弘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所担任的公司副董事长职务。刘弘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公告显示,刘弘持有乐视网股份1.22亿股,其中高管锁定股数9184万股。作为失信被执行人,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这些股份的权益最终回到刘弘手里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刘弘,这位于1973年出生的前资深记者,自2004年就开始担任乐视网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2008年12月份,贾跃亭开始“分红”,将其持有的500万元出资额以500万元价格转让给贾跃芳,277万元出资额以277万元价格转让给刘弘。2009年2月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后,刘弘出资比例显示为4.65%,占348.75万股。

此后经过历次增持、权益分派等,刘弘持有1.22亿股。虽然股权比例在2017年年报中降至3.07%,但历年年报都显示其没有减持股份。不过上市后,乐视网进行过多次现金分红。

与贾跃亭关系好

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2016年的报道,刘弘和贾跃亭相识于一场新闻发布会,当时的刘弘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新闻中心的资深记者,贾跃亭则刚在老家创办了西贝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两人对互联网未来的见解如出一辙。多次酣畅淋漓的对话后,刘弘决定扔掉手中的“金饭碗”,和贾跃亭一起创业。

当年两人都已经31岁。

很多年后,乔布斯的那句“人生苦短,不应浪费时间活在别人的生命里”成了创业者熟知的名言。今年43岁的刘弘说,他当初的想法也一样,“不愿按照安排好的轨迹去生活”。

在刘弘看来,没有在原岗位“停薪留职”是对的,“只有不给自己留后路,才能一路前奔。”

不过,创业显然不是一帆风顺。2006年,乐视资金链几乎断裂,裁员多达80%。刘弘说,每次危机之后,乐视都有如“涅槃重生”。

自认天生乐观的刘弘说, 之所以能一次次熬过曙光来临前的黑暗,“那是因为我总是相信,‘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2016年11月,当贾跃亭发布公开信《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 还是把海洋煮沸? 》,披露乐视资金链危机时,刘弘曾出面接受媒体采访,表达对贾跃亭的支持。据36氪,刘弘曾表示,乐视造车是替政府去做它们本来应该做的事情;百年的汽车工业到了要变的时机,真正的窗口期可能就这么几年,错过了这个时机就没有了。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2年年报开始,每年刘弘都有部分股票处于质押状态。比如2017年,1.19亿股都处于质押状态。而随着其卷入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控股)的财务漩涡中,这些股票连同其个人财产都遭到了冻结、查封。

由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份做出的裁决显示,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乐视控股贾跃亭、刘弘、师鹏三人财产,涉案金额超过3亿元。刘弘名下位于东城区的房产被查封,持有的乐视网股票被冻结,银行存款300多万元都扣划,导致“现被执行人名下无银行存款、车辆,无可处置的不动产……本院已依法将被执行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其采取了限制消费措施。”

刘弘的离去是乐视高管集体换血事件的一个尾声。

刘弘的新浪微博信息更新停留在2017年6月份,他于当月转发了FF汽车的几个推广视频,之后再无声音。

2017年7月6日,乐视网危机的发展走上一个关键节点——贾跃亭辞职。

随后的10月27日,原副总经理高飞辞职;

10月29日,原总经理梁军辞职。

同年11月之后,刘弘和另一位原副总经理吴亚洲相继辞职,刘弘仍保留副董事长的身份,但已明显与上市公司疏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