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一个老外的梦工厂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8-02 20:12

腾讯:一个老外的梦工厂

他是一个神秘的老外,但他在腾讯已经工作了17年。

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

办公室在美国硅谷,是一间经过改造的小教堂。

他是一个素食主义者。

他经常随身带一个杯子,里面插着一个15美元买的过滤器。

他“喜欢非常独特的音乐,没什么人听的那种”,每天深夜他都会摆弄乐器创作歌曲一两小时,在QQ音乐上,你能找到他创作的两首歌,一首是《The Last Chance》,一首是《Forever》。

他一直在思考和观察,人类和地球所面临的发展问题。

但他说:我已经是个老头子了啊!

投资腾讯回报5600倍

他叫David Wallerstei,但他有着一个奇特的中文名——网大为,他这么起名的理由是“网络上大有所为”。

他的头衔是腾讯首席探索官(CXO,Chief eXploration Officer)。

2001年加入腾讯,在进入腾讯之前,他是MIH(南非最大的付费电视运营商)中国业务发展副总裁,主导了对腾讯的投资。

腾讯起源于QQ,创立之初,用户发展很快,需要不断扩充服务器,因此QQ在内部被戏称为“一只饿死鬼投胎的小精灵”。除了不断地增加服务器烧钱之外,但始终看不到盈利的希望,不仅前期的投资人萌生退意,连借钱的朋友都在说“你可以不还钱,不过我不要你的股票”。

2001年,这家几乎没有中国人听说过的MIH却意外地投资了腾讯。网大为亲自回忆那段经历说:

“2000年的时候,我在做投资中国的小互联网企业的工作,发现每次和他们要联系方式时都会给我OICQ号,那时我并不知道OICQ是什么,但我不安装就没办法和那些人取得联系,于是我就对这样一家生产OICQ的公司产生了好奇。当我来到还在深圳创业的腾讯,见到创始人们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他们并没有对MIH的投资寄予很大的希望,也可能因为那个时候的中国,海外投资公司对国内的投资并不是很盛行。因此最初他们对我这样一个老外,还是礼貌性的客气。当然那时我没有直接说投资,而是提出“有一个MIH在中国的企业即将上市,你们考虑要不要被我们收购,然后一起去上市?”他们微笑地拒绝了。在今天的我看来,他们当时的自信是非常有道理的,更像是我和他们开一个玩笑,以他们的理念看来,为什么会让一家南非公司来收购腾讯呢?

在聊了几个小时后,双方都觉得似乎没有什么明显的合作可能了,虽然我有些遗憾,但很想和这几位聪明的年轻人交朋友,于是我提议说,正好我一个人在深圳,今天没什么事儿,不如晚上一起吃饭吧。晚上,我们一起开心地聊天,我讲了自己在各个国家经历的各种各样的故事,我们一起喝中国的茅台酒,逐渐发现他们其实非常有趣、幽默。因为我们当时都是二十多岁活泼的年轻人,边喝边聊,关系也越来越融洽,像哥们儿一样。吃完饭以后,我提出,明早还能不能到公司再谈谈?他们爽快地给了我这样一个外国友人面子。

回去以后,虽然我喝了不少酒,但头脑中还是一直在高速运转,思考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这几位年轻人考虑一下合作机会。等到第二天再见面的时候,我提出一个新的想法:MIH在美国投资了一个叫openTV的公司,它是做电视上的软件的,想和一些互联网产品合作,而腾讯那时候的目标是希望实现跨平台,在任何平台都能够使用QQ。是不是可以腾讯和openTV合作,实现在电视里发QQ消息的功能。当我分享完,发现几位创始人的表情渐渐发生了变化,开始产生了兴趣。我顺势继续讲出了我们MIH的优势,我们可以帮助腾讯在海外拓展业务,因为我们有硅谷的办公室,会有更好的机会帮腾讯了解当时世界上用户量最大的ICQ……

在今天看来,当年让我对腾讯感兴趣的地方,除了那几位创业的年轻人聪明、有趣,和他们聊天非常开心,还是就是我们都觉得为了一个目标努力是很好玩的事情,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一份快乐的事业,即使会经历很多困难和痛苦,也是甜蜜的痛苦。……当然,当年他们愿意和我合作,也是觉得我是一个有很多新奇想法,愿意“折腾”的人,这点上我们非常一致。”

最终,网大为以极其敏锐的投资眼光,代表MIH以3200万美元的价格,从两名早期投资人IDG和李泽楷(李嘉诚儿子)手中收购了腾讯的46.5%股份,其现在的持股价值高达1800亿美元。回报率达到了5600倍。

对中国和世界的思考

随后,网大为很快加入了腾讯,成为腾讯管理团队的第6位成员,那时候的腾讯还只有45名员工。“我本来自视甚高,觉得自己很酷很聪明,但当我去和他们谈OICQ时,我发现他们比我聪明多了、有远见多了。我觉得我必须和他们一起工作。其实为MIH工作更安全,起码他们能付我薪水,一号站娱乐平台,而腾讯当时连服务器都买不起,但我还是决定加入腾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