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滴滴等鏖战自动驾驶:万亿风口下的争夺与焦虑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01 09:10

Pony.ai启动A轮融资时,由于CEO彭军中美两地飞,为了节约时间,奇迹资本CEO鲁迪只带他路演了近一周,在Pony.ai的北京办公室,每天见4~5家一线投资机构,“后面就关闭了,没跟任何人见”。第7天,Pony.ai收到第一个TS(投资条款协议);第十天,不下15个TS入手。

百度、滴滴等鏖战自动驾驶:万亿风口下的争夺与焦虑

奇迹资本是Pony.ai的财务顾问。融资接近尾声,鲁迪的电话响个不停,不少投资人还想进。对于彭军,sayno有些为难,却是此时不得不做的。彭军和联合创始人兼CTO楼天城原计划A轮融资四五千万美元,但纷至沓来的投资意向迅速将这一金额推至翻倍,超过1亿美元。

估值同样水涨船高,在整个A轮谈判过程中,不断有投资人抛出更高的价格,Pony.ai的估值前后调整了“不止三次”,却依然有基金抛出更高的价码希望拿到更多份额。

联想之星投资董事高天垚在Pony.ai融资之初就快速敲定了投资意向,但之后一个多月有基金出了比联想之星高1.5倍的价格来抢。“人工智能经历了两到三年才被资本热捧。”高天垚平滑的手势突然向上,画出一条近乎七八十度的直线,“而无人驾驶一出来之后,这个周期变成了一年甚至半年,恨不得一上来直接光速往前跑,(估值)往上拉。”

这种说法并不夸张。2016年底至2017年上半年,自动驾驶迅速成为“风口之中的风口”,一个十万亿级的市场,给了人们关于颠覆的巨大想象空间,创业者一时涌入者甚,连投资人也很难说清到底有多少家公司应运而生。

在Pony.ai完成A轮融资的同一时间,创投圈最知名的预言者经纬创投创始合伙人张颖在一个微信群里发出了七条建议,其中一条是“源源不断的资金都聚拢在头部公司”,他写道,“只要资本认可的特定细分领域,一号站娱乐,行业的前两名可以拿到不成比例的巨额融资。”

“头部效应”在自动驾驶赛道中正变得极为清晰,Pony.ai、景驰相继以“很贵”的估值获得知名基金的融资,有传言称Pony.ai天使轮的估值就高达9000万美元,而到了A轮则跳涨至3亿美元。

各家机构纷纷选择自己布局的目标,谁都不想在这样一个性感的风口中被抛下,拼命想获得一张通往未来的船票。但让投资人们焦虑的是,即便最后抢到一张船票,这趟旅程的漫长程度也难以把握。

一方面,自动驾驶开始从黑科技走进现实,2018年1月29日和30日,Pony.ai和景驰先后在广州宣布进入常态化试运营。而在2018年春节联欢晚会上,百度、智行者等公司的无人车在珠港澳大桥集体亮相。

另一方面,看衰的声音不绝于耳,最清晰的一次警告出现在2017年末某论坛上,国科嘉和合伙人王戈预言风口马上要过了,“这个东西能有50多个团队做出来吗?所以快下去了。”

在彭军看来,当下这个时间点,无人车产业还在非常早期,因为门槛确实太高、难度太大,所以创业公司数量并不多,“特别是top的公司特别少”。无人车对系统整体的安全性、稳定性要求非常非常高,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做到99%,也远远不够”。

但在自动驾驶万亿级市场与自动驾驶被列入国家战略的背景下,创业者和投资人的信心似乎远比焦虑来的更多。

争先恐后的创业者

2016年11月,美国加州的百度美国研究中心,彭军和楼天城一起喝了杯咖啡。

楼天城当时是百度最年轻的T10级工程师,人称“楼教主”,被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称为“世界上最好的编程者之一”。2016年4月,彭军将其引入百度。

二人此时都感觉到了无人驾驶热潮的涌动,巨头和创业公司动作频频,即将发生的颠覆带来的兴奋感越来越浓,但在百度,两个人觉得“不够快,也许需要找一个更快的办法”。

楼天城2016年4月加入百度一周后就察觉到了一些问题,比如上级要求为研发进度制定详细的KPI,但是“研究项目的KPI很难定,因为研发中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楼天城曾与彭军、百度美研高级技术总监吕厚昌等尝试做出改变,但短时间内没能顺利推动。

彭军和楼天城不谋而合,一杯咖啡之后,他们决定离开百度。2016年12月,Pony.ai在美国加州宣布成立。

彭军和楼天城的离开,只是彼时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人才流失的一股支流。眼看自己组建的自动驾驶团队在2016年不断有人离职,时任百度SVP、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的王劲一度决定放手一搏,将自动驾驶事业部从百度分拆出来,独立融资,用新公司的期权进行人才激励。

王劲找到熟悉的投资人朋友一起商量,投资人们也做好了准备,计划一旦分拆成功就马上进行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