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滴滴等鏖战自动驾驶:万亿风口下的争夺与焦虑(2)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01 09:10

2016年12月下旬,百度可能分拆自动驾驶业务的消息传遍网络,但马上被百度否认。据媒体报道,2017年初王劲曾再次向李彦宏提出分拆的计划,“估值至少10亿美元起”,但再次遭到李彦宏的反对。2月份最后一场业务汇报会上,王劲宣布了自己离开的消息,3月1日,百度宣布将自动驾驶事业部等合并,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由陆奇负责,而王劲则被“内部休息调整”。王劲分拆的努力宣告失败。

“其实也能理解,当时百度把自动驾驶做成核心业务了,你把核心业务拆出去,以后百度做什么呀?”一位知情的投资人说,“谈不下来你就两招吧,要么洗洗睡,要么干脆就自己弄。”

3月27日,王劲在洪泰基金CEO春分大会上宣布自己将于5天后从百度正式离职创业,4月3日,景驰在美国加州注册成立。

就在王劲向百度挥手告别、自动驾驶领域资本喷涌之时,时任乐视超级汽车自动驾驶副总裁的倪凯却经历了与其他创业者不同的转变。

倪凯经历了百度无人驾驶从0到1和乐视超级汽车的“蒙眼狂奔”,2017年终他创办了未多科技 摄影:邓攀

  倪凯经历了百度无人驾驶从0到1和乐视超级汽车的“蒙眼狂奔”,2017年终他创办了未多科技 摄影:邓攀

倪凯也是百度旧将,曾经历了百度无人驾驶从0到1、从几个人到近30人、从一个技术孵化项目到成为核心业务的全过程,他也因此被称为“中国自动驾驶第一人”。在王劲组建百度无人驾驶事业部并出任事业部总经理之时,倪凯认为加盟乐视更贴近自己在汽车行业实现自动驾驶量产的梦想,于是离开百度加入乐视汽车。

在乐视汽车一年多时间里,倪凯觉得“像是打开了一扇新的门,接触到的也都是没有接触过的汽车行业的人,学习的东西非常多”。乐视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记,正式创业半年多后,在他的会客厅一角,还摆着他曾带领的自动驾驶“狮狼团队”的速写集体照。

但在“蒙眼狂奔”近一年后,乐视体系的危机在2016年11月突然爆发,随后半年里,倪凯感觉研发经费变得越来越紧张,研发节奏也越来越慢。

坚持了几个月后,倪凯也有点着急了,“有那么一个时刻,资金拖慢了研发节奏,离开的想法越来越强烈,直到觉得自己应该出去了”。

2017年5月,倪凯正式离职,考虑到对老东家的影响,直到8月,他才正式宣布创业成立禾多科技。

百度系只是中国无人驾驶创业群体的组成之一。

2015年8月,吉林大学汽车系博士陈禹行20多万卖掉了自己的宝马汽车,和几个朋友创办易航智能,决定“干两年”,如果还没有起色就放弃创业;2016年初,刘万千将眼光从移动互联网转移到人工智能,拉着斯坦福同学、原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的创始人郑皓等三四个人,在硅谷自己家的车库里成立了PlusAI(智加科技);也是在2016年初,图森决定从一家人工智能广告公司向货运自动驾驶公司正式转型。

在这个名单中还包括智行者、Momenta、autoX等等一长串公司的名字,这些或有着人工智能背景、或有着汽车电子背景的创业者们争先恐后冲进了这个号称十万亿级的市场,谁都想在一个重新洗牌的时代分下一杯羹。

在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看来,自动驾驶真正实现商业化之前,融资能力对于一个团队来说很重要,必须“高筑墙、广积粮”。

争夺船票的投资人

进入2016年五六月份,智行者创始人兼CEO张德兆发现自己突然成了资本的宠儿,很多机构前来拜访,数量“至少是之前的10倍”。

这与他2014年底打算在自动驾驶领域创业时的处境完全不同。当时,张德兆还是一家ADAS(驾驶辅助系统)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辛苦创业四五年之后,张德兆发现在国内做ADAS毛利非常低,即便2014年8月以色列创业公司Mobileye上市后给ADAS带来了一波融资热,但“实际上真正赚钱的没几家,特别辛苦”。

他想到去做自动驾驶,也尝试性地找了一些投资人,但大家当时都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有点意向的投资人认为“可以当作一种高技术玩一玩,找一个时点卖掉就好”。好在有一家合作伙伴觉得方向还不错,给了张德兆500万,“你先去试试”。

这也是2016年以前中国自动驾驶创业的缩影。实际上就在谷歌2009年启动无人驾驶项目时,首届中国“智能车未来挑战赛”在西安举行,及至2015年11月百度将无人驾驶汽车开上五环,并成为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当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重点询问的对象后,无人驾驶的关注度才逐渐提升。

2016年3月,通用汽车斥资数亿美元收购自动驾驶创业公司Cruise,后者是一家只有46个人、一两辆测试车的初创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