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滴滴等鏖战自动驾驶:万亿风口下的争夺与焦虑(3)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01 09:10

这一并购给高天垚留下很深的印象,“行业的热度一下出来了,投资人觉得被收购可能是一个不错的退出路径,以后每个大车厂是不是都会买一个?有人于是就赶紧投。”高天垚说。

不过市场上可供选择的公司并不多,一旦有不错的人工智能背景的创业者出现,便会成为投资人争抢的“标的”。

彭军和楼天城在2016年12月创业的第一天,就开始和之前认识的投资人见面,接触到的四家机构很快全部决定要投。考虑再三,彭和楼拒掉了给出更高估值的另外两家,选择了背后资源和契合度更好的IDG和红杉。一位未能在天使轮入局的投资人不免有些遗憾,“我们也想进,但根本就进不去。”

也有投资人对于景驰的天使轮发出了同样的感慨,“我们肯定也想投景驰的天使轮啊,但是当时我们跟王劲不熟,投不进去。”

3月初,华创资本听到王劲将要离职的风声后就联系到了他,在他正式宣布离职前一周,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在北大博雅国际酒店最里面一个小桌子见到了王劲,“聊无人车产业”。当王劲正式开始融资时,华创很快就敲定并跟投了进去。

天使轮时王劲原本只计划融1000万~1500万美元,他给熟悉的投资人朋友打了一圈电话,结果大家的热情远超出了王劲的想象,融资金额一直攀升至5200万美元才得以关闭。有投资人托各种关系要进,王劲中学的同学从美国飞来做说客,她的丈夫也是一位投资人,坚持要投500万美元。拗不过人情的王劲向董事会解释后,又把融资总金额提升到了5700万美元。

在Pony.ai准备开启A轮融资时,奇迹资本CEO鲁迪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从业以来第一次遇到了“FA海选”。她跟彭军和楼天城聊了3次后,拥有7人团队的奇迹资本才最终被选定。

整个融资过程之中,Pony.ai的估值多次上调,有时彭军自己都觉得不能再高了,但有的投资人不同意,执着选择加价。有投资人约不到彭军和鲁迪,就直接到二人的办公室堵门。遇到这种情况,鲁迪要么说不在,要么赶紧从旁门出去,“不正面拒绝、不正面交流”。

在整个A轮融资中,对鲁迪最大的考验不是如何帮忙融到钱,而是如何在高估值的条件下,以更有利的时间拿到更好的条款,以及如何让股东们可以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为此她和创始人花了约一个月协调股东们额度的分配。

Pony.ai的A轮直到2018年1月15日才对外公布,融资金额1.12亿美元。消息一公布,更多的投资人联系到鲁迪要参加A+轮,有一阵她每天都能接到六七个电话。春节前接受采访时,她表示A+轮融资是“被迫开始”,或许会在春节后启动。“节奏应该会比较快吧,因为很多是带着TS来的。”鲁迪说。

这种快速“过热”的进展有点出乎顺为资本执行董事和入驻企业家孟醒的预料。2017年7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对于自动驾驶投资的判断是“长期极度看好,但短期内非常谨慎”。在他看来,彼时知名美元基金尚未入局、短期之内难以看到营收,因此这一批公司“融第二轮千万美元级别以上的资金时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

但从2017年始,Pony.ai、景驰等多家公司相继完成由知名基金领投的巨额融资,这改变了孟醒对行业的判断,“以前觉得估值从几千万美元到2亿美元,需要完成一些很不一样的东西,但现在发现好像也不需要完成什么,只要你还活着,还在做东西,估值就上来了。”

在高天垚看来,在投互联网的时代,起码可以看到一个APP的日活、月活,不同的用户量可以对应一个估值,而现在自动驾驶公司的估值甚至自成一个体系——几乎“没有标准”,按照传统的估值方式可能很难接受。

君联资本是Pony.ai的投资人之一。“需要确定的是,这是不是最重要的变革方向?是,我们就投钱给它,让它一步一步地往下走,这就是早期投资一个基础逻辑。早期投资,尤其是技术型的投资,很难用成熟的产业思维来考虑问题,一上来就问,这是什么商业模式?我不知道。我们就知道这个方向、这个路线、这支团队做的这个东西未来会非常有价值。”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李家庆说。

投资人对项目抢夺的焦虑也在向后端传导。

不久前正在进行B轮融资的易航智能CFO崔多伦发现,以前他认为不可能在这一轮出手的朋友也联系了他,朋友所在的基金规模有几百亿,大都在PE阶段甚至Pre-IPO时才会出手,但现在他们就开始“非常认真严肃地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