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滴滴等鏖战自动驾驶:万亿风口下的争夺与焦虑(4)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01 09:10

崔多伦有些诧异地问朋友为什么现在就开始看,朋友回答说,“这个行业估值上涨太快。如果这轮不投,下一轮估值就涨三五倍,每一轮之间还看不到这个公司本质的变化。在这种情况,要投不如早点动手,越到后面越投不起。”

基金的LP们也不甘心放弃这个想象空间巨大的赛道。某基金在开美元LP年会的时候,以往从来不问具体项目的LP们主动问起有没有投无人驾驶的项目,在这一领域如何布局。“有些基金出资人给的压力是很大的,这事儿这么火,你们怎么都没有参与?你们是怎么考虑的?这会有种无形的压力。”一位投资人说。

这种压力也来自于投资人自己的内心。在无人驾驶未来将会对出行带来颠覆性影响的预期之下,“不参与这种重大的变革是说不过去的。”高天垚说,“你要是号称自己是一线基金,不投一个无人驾驶都不好意思。”

商业化之惑

一位投资人憧憬道,自动驾驶未来没有方向盘,就是一个移动的小房子。他提及科幻小说《三体》中的恒星级战舰,人进去后,一个操作的东西都没有,就是一个主AI在控制,“我觉得(未来)有可能实现类似于电影里面的场景。”

但是投资人得到一张“船票”后,一种不确定性的担忧随之而来,即如何实现商业化落地——包括如何与主机厂合作,如何适配进阶型场景、拓宽适用领域、进而提高技术,甚至形成稳定的现金流。

围绕着自动驾驶,基本形成了两条技术路线。一条是以特斯拉autopilot为代表,从L2逐步向L3(也有福特、丰田等多家公司决定直接跨过L3)、L4过渡,也就是从需要有人介入到完全无人驾驶演进。

第二条是以谷歌、百度、Pony.ai、景驰等为代表,采用多传感器融合,一步到位实现L4级无人驾驶,它看起来更黑科技、更性感、更被投资人们推崇,但也更难落地。

开始看这个行业时,孟醒就想好了投资的方向,投有人工智能背景的L4,但是“避免投那种一门心思只做L4以上、只做研发不做任何落地的公司”。

智行者是他在2016年底出手的一个项目。那时智行者的主要业务是帮一些传统汽车厂商做无人驾驶演示,靠着做demo产生的收入,张德兆称公司“一直不缺钱”。

张德兆也认真考虑过如何落地,在他看来,无人驾驶有两个逻辑,一个是装进乘用车里提升驾驶者的乘用体验,另一个则是装进工程车、物流车等车中降低成本,后者商业化的速度肯定会更快。

2016年底张德兆开始寻找合作伙伴,结果找到一家环卫扫地车公司,对方也很看好这个方向,就给了几辆扫地车让他们去改。顺着同样的逻辑,他后来找到京东,一起研发无人驾驶物流车。

孟醒参加的智行者第一个董事会上,他给张德兆提出建议,“既然落地能力强,那就把落地做到极致,从特种车辆、特定区域物流,向通用车辆开放区域做物流转变。做一个垂直行业,从小做到大。”

2017年开始,智行者把大部分精力转移到无人驾驶环卫车和物流车的研发和运营。

PlusAI的CEO刘万千从创业第一天起就把商业化列入了计划。这位曾有着麦肯锡工作经验的创业者在2017年初就把所有可以快速落地的场景梳理了一遍,他最终选定的落地方向是“货运高速物流”,也就是在高速公路场景下的无人驾驶汽车。

还有一些细分方向则在与合作伙伴的碰撞中产生,当刘万千在寻找落地方向时,他遇到一家国内的农业机械负责人,双方很快就达成了合作,用了两三月时间双方就做出了一台无人驾驶拖拉机,并准备在2018年量产。

与许多做L4自动驾驶的创业者一样,1号站平台,唐锐也认为在全路况条件下的无人驾驶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2013年1月他创办了主营业务为环视ADAS的纵目科技,2016年4月,他在北京组建了一个研发团队,开始研发自动驾驶。

纵目科技CEO唐锐在自动驾驶上的切入点是做 共享汽车的自动泊车 摄影:史小兵

纵目科技CEO唐锐在自动驾驶上的切入点是做 共享汽车的自动泊车 摄影:史小兵

唐锐研究了一圈发现,给To C的乘用车装上无人驾驶并销售,将会非常困难,而To B的共享汽车相比较来说则要简单得多,其中更为简单易落地的场景是实现共享汽车在停车场的自动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