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滴滴等鏖战自动驾驶:万亿风口下的争夺与焦虑(5)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01 09:10

他的设想是,当共享汽车的使用者在停车场门口点击APP上的用车功能时,一辆自动驾驶的汽车就开到使用者身边,解决使用者找车的烦恼,也可以解决共享汽车公司停车难、充电难等核心痛点。

唐锐的想法也得到了资本的认可,2017年初,纵目科技完成了君联资本、德屹资本的1亿元B轮融资。

君联资本执行董事范奇晖认为,自动驾驶、无人驾驶是汽车行业目前产生的一个新物种。传统的汽车行业有一套以整车厂商为主的生态体系,研发、生产周期等都是围绕整车厂家作为核心。但作为新物种,这个领域的公司不是依赖于传统整车厂的时间表,比如,旧金山现在已经在进行无人驾驶的载人服务了。“它不以整车厂的意志为转移,技术ready我就可以推出了。”范奇晖说。

但黄明明的观点则有所不同。“自动驾驶公司与主机厂的深度绑定,是实现产品化和商业化落地的保证。”黄明明说。

无论如何,作为新物种,L4级自动驾驶仍旧“争议很大”、烦恼不少。

第一个争议就围绕在激光雷达。这种传感器在很长一段时间只是用于测绘等领域,直到10余年前才开始被零星用于无人驾驶,这种更偏实验性的用途导致价格一直居高不下,一个Velodyne的64线激光雷达近8万美元,这让大规模商业化看起来像是天方夜谭。

作为坚定的反激光雷达者,特斯拉CEO马斯克评价其为“昂贵、丑陋、没有必要”。但在更多的自动驾驶创业者们看来,不用激光雷达“就是瞎扯”。

激光雷达和自动驾驶公司也在博弈,自动驾驶公司向激光雷达喊话,“你先降价,我就大量用。”而激光雷达公司反驳道,“你们大量用,我才能把价格降下来。”但现在的好消息是,全球有一二十家激光雷达公司正在拼命研发,有公司已经向客户承诺在2020年左右将会把价格降到一个“非常低”的水准。

实际上激光雷达只是自动驾驶产业链不成熟的一个缩影。有创业者算了一笔账,如果都用实验级的设备改装一辆车,激光雷达就要六七十万,高精陀螺仪、车速传感器、差分GPS等设备要几十万。一辆车改下来,“光成本就要200万元左右”。

此外还有技术问题、政策问题、伦理问题等等需要去解决。辰韬资本管理合伙人何建文形容自动驾驶最终落地如果是100%,那么“现在很多刚刚跑完demo,就相当于只完成了1%”,“你知道10年后会怎么样,同样可以确定的是3年内看不到任何(实质落地的)东西。这是比较有挑战的点”。

李家庆认为,“目前看,国内无人驾驶L4平台型公司,算得上头部的就三五家。”他表示,“对投资人来说,这几家就是高风险、高回报了。”至于这些公司未来是怎样的商业模式,是传统汽车链条里边的零部件、供应商模式,还是必须变成一个整车厂或者其他,“现在还看不清楚”,“因为它是新的生活和应用场景里的一个操作系统”。

最后的赢家

在自动驾驶创业喧嚣的背后,有一家公司始终占据着大家的视线,那就是滴滴。

Pony.ai、景驰等无人驾驶公司,都勾勒了无人驾驶出租车(Robot-taxi)运营的蓝图,而这是滴滴不想拱手让人的核心阵地。

有行业人士做过一个测算,在北京,按出租车行业提供的数据,出租车整体平均价格是3.2元/公里,“而无人驾驶是1.6元/公里”。该行业人士想强调的是,无人驾驶出租车的价格不仅更低,且盈利性高。“1.6元/公里,只要有3万辆车,就是一个盈利性非常好的出行公司了。”

2016年伊始,滴滴高层开始释放出要发展无人驾驶的信号,但据媒体报道,当时这项业务在公司的战略地位并不高。该年4月,滴滴出行战略副总裁朱景士在一个会议上表示,“无人驾驶并没有那么快到来,特别是在中国市场比预期更晚。”

到了10月份,程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滴滴正在研发无人驾驶技术,而此时距离Uber在美国开始做无人驾驶已经过去了一年半,在外界看来,滴滴在无人驾驶上似乎“迟到了”。

进入2017年后,滴滴的布局变得颇为积极,其中一个动作就是收购。据自媒体量子位报道,滴滴曾想买下前谷歌自动驾驶工程师朱佳俊创办的Nuro,甚至为此开出了天价收购单,但最终并未如愿。而另据新智驾的消息,也有传言称滴滴想收购由前谷歌无人驾驶项目总监克里斯·厄姆森创办的Aurora Innovations,也因为双方意见存在分歧,收购未达成。

但到2018年2月初,滴滴的自动驾驶汽车被曝已经在公共道路上测试了几个月。程维也不掩饰滴滴的野心,他在接受《财经》专访时说,“我们对这个市场的判断是——无人驾驶只有一、二名,没有第三名,就像安卓和iOS。目前谷歌是第一名,希望滴滴能成为最终活下来的另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