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外卖没了代理商到百度大厦讨说法 有人投300万损失惨重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8-13 11:06

百度外卖没了代理商到百度大厦讨说法 有人投300万损失惨重

多番交易之后,百度外卖的代理商们被“甩给”了饿了么,而自己代理区域的百度外卖订单量持续下降。这时,找不到“靠山”的代理商们,选择来到百度集团门前讨要说法。

从2017年年底开始,百度外卖代理商维权事件就闹得沸沸扬扬。而最近,事情又有了升级,来自全国各地的百度外卖代理商,在百度大厦前静坐维权。

据了解,本轮维权是从7月16日发起,而这已是代理商维权的第22天。除了休息日外,基本上每天都有人在此等候一个 “说法”。类似的事情,在去年10月也发生过。据了解,此次前来维权的代理商中,既有前来索要退还保证金的,还有更多的代理商是希望百度外卖能对他们此前投入的“血汗钱”有个交代。

2017年8月,饿了么正式宣布收购百度外卖;

2018年4月,阿里巴巴集团联合蚂蚁金服全资收购饿了么;

2018年8月2日,饿了么母公司“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更新的信息中显示,股东变更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此前包括邓高潮、张旭豪、汪渊和康嘉等在内的饿了么原股东均已不在其列。

但是,供应商们随后发现,合并后订单量骤减,从平台得到的支持越来越少,当初承诺的“平等对待”也成空谈。在他们看来,花费资金、时间、精力等种种投入拓展起来的市场,被原来的对手轻易收割。

代理商要求百度做出补偿,称自己“依法维权”。百度方面做出回应称,代理商与自己无直接关系, 供应商所求“于法无据”。而“我们被百度骗了”——据部分维权者解释,这才是问题症结所在。

在北京百度大厦前静坐已有20多天的山东商人陈万海(化名)说,“我之所以疯狂往百度外卖里投钱,把十几年积蓄全部砸进去,就是相信百度是个大公司,跟着他前途一片光明,万万没想到跳进了大火坑。”

陈万海是7月16日来到百度总部维权的,现场还有不少跟他一样,戴着印有“百度外卖”字样红帽子的代理商。他们从全国各地赶来在此静坐,目的只有一个:拿到合理的赔偿款。

在他们看来,代理商“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最后被百度外卖拿去套了现。甚至到最后,百度连一句抱歉都没有,只是表示很遗憾,还说我们的索赔于法无据。”

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表示,代理商们想要化解目前的困境,百度外卖、饿了么、代理商三方能协商最好,看能否把百度外卖之前的权利与义务,随着股权转让转到饿了么那里去。但对饿了么来说,这显然很困难。如果三方协商不成功,就需要监管部门出来协调。

是谁的外卖江山?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百度明确AI为发展重心后,对分支业务进行了重新梳理,百度外卖一直在寻找买家。2017年8月21日,《财经》杂志披露了百度外卖的交易细节:百度外卖以5亿美元出售,百度打包流量入口资源给饿了么,作价3亿美元,总收购价格为8亿美元。

曾经的百度外卖在市场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并与饿了么、美团三分天下。而在马东这些代理商的眼里,“百度外卖的江山是百度和代理商一起打下来的”。

毕竟百度外卖和这些代理商,也是度过甜蜜期的。据北京时间财经采访报道,山东一代理商陈万海坦言,他原本在山东一个小县城里做工程机械生意。在加盟百度外卖前,用十年时间攒了约100万元。后来他看到马路上不时有骑电动车送外卖的人闪过,感觉这个生意可以干,就找人问是否能做代理,具体怎么做。

陈万海的自信并非毫无依据。2015年,在O2O发展如火如荼之时,百度总裁李彦宏就把百度外卖视为“拳头产品”,并称将斥资200亿元,打造百度糯米+外卖的O2O战略。外界最初怀疑百度能否做好这块线下业务,但自上线后不到一年时间,百度外卖便迅速崛起,成为与美团、饿了么并驾齐驱的市场三强之一。

陈万海的加盟过程亦很顺利。2017年6月,在与负责山东片区招商的渠道经理签好合同后,1号站平台,他上交了24万元保证金。其中8万名为“质保金”,百度外卖承诺,代理商什么时候中止合同,什么时候就返还给他。

另外16万元是“运营保证金”。百度要求自开站那天起,三个月内陈万海必须把这16万全部花掉,砸在市场推广上面,具体花费包括线上补贴。例如外卖菜单中常见的20减10之类,以及线下推广,比如印制张贴海报、拉新顾客等。但是购买电动车、支付骑手工资及租场地均不包括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