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洗钱 资深玩家曝数字货币交易灰色地带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8-15 11:06

对冲洗钱 资深玩家曝数字货币交易灰色地带

近年来,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持续受到关注,与此同时,一系列问题随之而来。

不久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在第五届金融科技外滩峰会上说,应用区块链技术,可以轻松绕开银行,实现资金跨境流转。与此同时,数字货币洗钱也是潜在威胁——用各种虚拟币作为中介,先将汇款人所在地的法币转为代币,再在收款端将代币转为收款人所在地的法定货币,在事实上完成跨境支付。

对于当前的金融监管体系而言,利用数字货币洗钱已经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威胁。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灰色交易借助数字货币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币圈,是数字货币玩家组成的圈子。

今年年初,数字货币行情大跌,币圈的许多资深玩家纷纷将手中的数字货币抛售、套现,已经入圈两年的江铭就是其中之一。

“1月份是套现高峰期,行情到现在还没缓过来,而且市面上的山寨币也越来越多。”尽管如此,江铭并不打算退出币圈。

江铭告诉记者,洗钱是数字货币价格支撑的一大支柱,是存在于暗网的交易。只要存在洗钱需求,数字货币的价格就一定会回升。况且,币圈本身有点像灰色地带,有时候圈子越乱,钱就越好赚。

有的币圈微博博主甚至公开声称,“币圈最大的一个实际商业价值,就是方便洗钱”。

币圈“有点乱”几乎成为共识,但乱象不止于此。

尽管很少参与数字货币交易,但朱诚对币圈的关注已持续多年。

“虽然空气币、传销币可以用来洗钱,但它们本身也存在问题,很多就是为了坑钱。”朱诚向记者列举了空气币和传销币的特点,“传销币通过拉人头得收益,没有合约地址,也没有固定总量,一般通过独立的App软件进行交易;空气币通常是提前开发好的,白皮书存在明显的问题,没有落地的实体支持,更没有公开开源进度”。

朱诚的说法得到了某数字资产交易所客服人员的证实,“一些币自身没有价值,没有其他项目支撑,只靠币本身在赚钱,这样的98%都是空气币”。

“有些灰色地带的交易都会通过比特币进行,这也是比特币价格没有崩溃的原因。”江铭向记者透露。

但在币圈内部,对此也存在不同的声音。

“数字货币说到底就是一堆加密的代码,只有得到认可才会产生价值,得不到认可就没有价值。只要不是为了圈钱而发行的币,一号站娱乐,就和股票没有太大区别,都是投资。”活跃在区块链交流QQ群的一名币圈玩家告诉记者,“与黄金白银类似,刚开始缺少在洗钱方面的监管。但是现在很多大的交易所已经上线数字货币了,洗钱没有以前那么容易。”

数字货币洗钱花样不少

数字货币是如何成为洗钱工具,甚至沦为某些币圈玩家口中的“洗钱神器”?

记者联系到币圈里一名小有名气的微博博主,在他看来,“利用数字货币洗钱靠的无非就是匿名转账和对冲洗钱”。

据介绍,匿名和去中心化是数字货币的两个主要特性。不同于互联网上的虚拟货币,以比特币为典型代表的数字货币是实际交换的媒介,依据特定算法并通过计算产生,但没有发行机构。区块链是一个存在于非安全环境中的分布式数据储存系统,其目的在于实现去中心化。去中心化免去了可信第三方机构的监管,却也使得数字货币在理论上可以用来洗钱。通过在一国购买数字货币将法币转换为代币,再在另一国将代币分散兑换为该国法币,避开监管,跨境转移汇款得以实现,灰色地带的“黑钱”在这一过程中被洗白。

“代币不是通过智能合约发布的,并且没有上任何数字货币的正规交易平台,大部分通过项目方自建的平台交易。因此,代币可以随意兑换成其他的货币,这实际上也突破了外汇管理规定。”朱诚说。

在江铭看来,数字货币的跨国交易导致了监管困难,为洗钱提供了土壤。

苏艾是一名区块链从业者,他把数字货币洗钱看作是逃税。

“举个例子,我带很多现金去国外就需要缴纳很高的税,但是如果我购买成数字货币,到了国外把它们卖掉,就可以逃掉这个税。”苏艾解释说,“买一个比特币需要4万多元人民币,只需要较少的币量就可以洗干净较多的‘黑钱’。”

利用数字货币洗钱的案件亦层出不穷。

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黑民终第274号民事判决书显示,2014年8月,犯罪嫌疑人许某通过在乐酷达公司注册的账号,利用“OKcoin”交易平台,分34笔购买比特币553.0346个,并同时进行提币业务,先后分4笔将购买的553.0346个比特币全部提出平台,转移到比特币钱包,后在澳门地下钱庄将比特币卖出。

交易平台监管存在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