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哄抬北京房租?自如、蛋壳、相寓深陷舆论风波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8-20 11:06

是谁在哄抬北京房租?自如、蛋壳、相寓深陷舆论风波

近日,一篇名为《资本盯上租房,要吸干年轻人的血吧》的贴子,将自如、蛋壳两家长租公寓品牌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关于长租公寓推高城市房租的讨论引发市场普遍关注。

从三环到六环外,近三月全北京城的房屋租金经历了暴涨。

根据诸葛找房数据,2016年至2018年4月,北京租房均价大体在70元/月/平方米-80元/月/平方米之间波动,而今年7月,一号站娱乐,北京租金涨至90.12元/平方米,环比上涨4.3%,同比上涨25.8%。分区域来看,7月东西城均价均已接近150元/月/平方米,而通州7月租金均价同比上涨接近40%。

在此背景下,一位网名为“仙翩”的房东发布的名为《资本盯上租房,要吸干年轻人的血吧》的帖子,引爆了长租公寓哄抬北京房租的舆论热潮。该网友称,自家天通苑的120平米三居要出租,心理预期价位是7500元/月,在自如和蛋壳公寓两家公司询问后,却被两方拼命争抢,自如报价提高到9500,蛋壳则说要比自如高300元,最终蛋壳给到10800元/月的价格,付11个月。

是谁在哄抬北京房租?自如、蛋壳、相寓深陷舆论风波

该贴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引发了广泛关注,在部分网友看来,以自如、蛋壳为代表的长租公寓,是推动近期房租猛涨的罪魁祸首。

8月17日一早,我爱我家临时召开以“房租上涨问题”为主题的热点新闻媒体会。我爱我家副总裁、我爱我家集团研究院院长胡景晖通过电话会议和在线直播的方式回应了市场方面的各类问题,还对链家旗下的自如进行了一番“炮轰”。

胡景晖表示,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在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这种行为扰乱了业主的心态,一号站娱乐平台,吊高了业主的胃口,让业主也开始要高价。

而且这些长租公寓重装修、N+1出租模式加剧了租房价格上涨,长租公寓企业一味满足资本市场的胃口,现在发展严重跑偏了,完全破坏了正常房屋租赁市场。违背市场规律的运营必将受到市场的惩罚。

胡景晖还称,我爱我家旗下的相寓不会(这么)干,因为没有融资,没有资本市场的压力,我爱我家“相寓”是长租公寓领域中唯一盈利的企业。

根据公开资料,自如今年初完成40亿人民币A轮融资,由华平投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腾讯3家机构领投;而蛋壳公寓今年6月宣布完成7000万美元B+轮融资,由老虎环球基金领投。

这一事件也引起了北京住建委的关注。

8月17日,北京市住建委联合北京银监局、北京市金融局、北京市税务局等部门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要求不得恶性竞争抢占房源,并提出规范住房租赁企业行为的“三不得”“三严查”:

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

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

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

严查不按约定用途使用融资资金的行为;

严查哄抬租金扰乱市场的行为;

严查不按规定进行租赁登记备案的行为。

北京住建委还表示,相关房东要谨慎对待以明显高于市场租金水平等手段收房的行为,维护好自身合法权益。

针对外界的质疑, 8月17日,自如做出官方回应,称“天通苑西二区120平三居室房源,经长租公寓竞价后收房价格上涨”的事件为不实传闻,无从考证。自如同时表示,长租公寓行业目前占整个房屋租赁市场的比例不足5%,并不具备影响操作整个租赁市场价格的能力。

自如在回应中表示,“长租公寓哄抬租金价格的行为,即有悖企业长效发展的规律,也有悖市场运作机制……未来自如也会在政府政策指导下,推出市场稳定措施,维护租期稳定,进一步压缩公司资产收益率,让利租客,抑制房价不合理上涨。”

作为事件涉及的另一方,蛋壳公寓执行董事长沉博阳也在8月18日发布朋友圈,称“对于造谣抹黑扰乱市场的行为,蛋壳公寓一定会拿起法律武器”,并表示将在周一发布蛋壳公寓对于相关事件的官方声明。

是谁在哄抬北京房租?自如、蛋壳、相寓深陷舆论风波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沉博阳也表示,“从商业模式的角度讲,长租不是赢者同吃的行业,而且客单价极高,没人打得起价格战,拼的是效率和服务”,同样否认了长租公寓在通过价格战的方式搅乱市场。

8月18日早间,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的一则辞职声明,把事件拉入更深的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