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1度】永别了Google+:谷歌社交梦碎背后的故事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0-19 11:06

【深1度】永别了Google+:谷歌社交梦碎背后的故事

Google以为自己只是遗弃了一个社交产品,却没想到它是另一群人的秘密花园

10月8日,Google宣布了一则消息:

它将在10个月后正式关闭旗下社交产品Google+面向普通用户的服务,将其改为一款企业级应用。

由于Google+近年来早已消失在普罗大众的视野中,这则消息并没激起太多水花。但它一直有着一批最为忠诚的用户。

对于他们来说,这成为了一场异常痛苦的告别。

一名叫做“完美细胞先生”的用户表示,他的半生都在这个平台度过。他说,

“我不知道没了Google+我能去哪里。”

“我基本不再使用我的真名,而只需要活在Google+上的身份里。这种匿名感以及随意但又真实的感觉与Facebook正相反,这里的交流可能没有FB上那么频繁,但这却正是它特殊的地方。”

另一位来自中国的程序员用户对硅星人表示,一号站娱乐,他在Google+上加入了很多技术开发相关的小组。

“这里有很深度和持续的专业讨论,是我在其他社交平台看不到的,我在这里交到了很多朋友。虽然意料到迟早会关,但听到时候还是如同晴天霹雳。”

他开始落寞而孤单地将自己过去7年在这里留下的足迹一一打包,封存起来。

而Google的决定,不仅伤透了这批死忠用户的心,也正式宣告了这个当初举公司之力打造的重要产品的失败,而且更彻底抛下了自己与Facebook一争高下的社交梦。

我们采访了多名Google+的用户和参与打造这个产品的Googler,试图还原这个未能兑现诺言的社交产品背后的故事。

01

“吃掉Facebook!”

时间倒拨回2011年7月29日。

这一天,在Google位于硅谷山景城的总部、距离地标性的Android雕塑不到500米处的一栋办公楼前,举行了一场派对。组织者搞来了一个大号波浪游泳池,供Google员工们冲浪。

这个派对其实是一场庆功宴,庆祝被寄予厚望的重磅产品Google+正式上线。

兴奋跳进泳池的Googler们惊讶地发现,平时鲜少露面的公司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居然也在泳池内。

当天佩奇显得尤其开心,他刚刚在当年4月4日重回GoogleCEO位置,Google+在某种程度上是他献给自己的回归礼物——他和管理层当初给Google+团队定下了“百日冲刺”的时间表,而Google+正式上线的日期距离他重回CEO位置的日子恰好过去了115天。

不过,工程师F(化名)和他的团队并没有来到广场参加派对,而是围坐在办公室,紧紧地盯着后台数据——佩奇对这个项目的重视,让他们颇有些紧张。

好在令人高兴的消息实时显示在了屏幕上:在Google+的后台,他们看到所有统计表格的数据都在快速增长。

“我们当时都认为自己正在见证历史。”这名参加了当时Google+初期产品的前端设计的工程师对硅星人回忆到。他记得当时有同事在办公室喊着:“让我们吃掉Facebook!”

而这场庆功宴的真正主角并非佩奇或布林,而是负责Google社交产品的工程副总裁、印裔硅谷老兵维克·冈多特拉。

他也没有下水,而是和团队一起吃了几个甜甜圈作为庆祝。

冈多特拉2007年离开待了16年的微软加入Google,在Android的崛起上发挥了关键作用,并推动了Google年度大会I/O的设立。

在当时许多Google员工的描述中,冈多特拉是个充满魅力的领导者。而他的偶像,正是个人风格强烈的乔布斯。

在Google从传统互联网转向移动互联网上的关键贡献,让冈多特拉进入了佩奇的“小圈子”。

在2015年Mashable的一篇报道中,一位Google前高管形容冈多特拉是佩奇“耳边的小飞虫”。他很懂公司政治,知道如何在管理层推进他的想法。

创办Google+的想法就来自于他。

对于Google,社交业务一直是一个心病,当时的几乎所有尝试都没有成功:早在2004年就上线的社交网络Orkut、想靠阅读打入社交功能的Reader、通信工具Wave、靠着Gmail平台的Buzz都没能打动用户,并且都在很短时间便没了声音,最终悄悄关闭。

而与此同时,2010年时,Facebook正快速崛起,全球用户数已经增至5亿,并且正取代Google成为硅谷最酷的公司,不少Google员工跳槽加入了这个成立才6年的初创公司。

“如果我们不杀死Facebook,Facebook就会杀死我们。”

这是冈多特拉的想法。而Mashable的报道引述一名Google前高管称,冈多特拉把这一观点植入了佩奇的脑海,Google+就此诞生。

2010年8月,Google特地设立了一个“社交业务负责人“(socialhead)的岗位,冈多特拉走马上任。

02

新功能,新功能,新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