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氪金”和二次元的日本,“吃鸡”和《崩坏》们表现如何?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09 07:33

在“氪金”和二次元的日本,“吃鸡”和《崩坏》们表现如何?

日本,一个奇葩又多金的国度,人口是中国的十分之一左右,约1.27亿,游戏用户达到6800万,其中移动用户为5400万,Android用户约占67%、iOS 用户占30%左右(New Zoo)。虽然智能手机用户不足美国的1/3,但在2016年6月到2017年6月这12个月期间,日本手游同比增速却高于美国,达到35%(App Annie),足见日本手游用户强大的氪金能力。

一直以来,日本游戏市场对我们都有点遥不可及。主机世代,我们缺席,到了我们盛产页游的时候,日本缺席,直到智能移动时代,国产手游才有了发挥的余地,目前日本已经是国产手游的第二大海外市场,仅次于美国(App Annie)。

过去的这一年可以说国产游戏出海日本市场的分水岭。

这一年,见证了国产二次元游戏在日本的爆发,去年登陆日本市场并取得不错成绩的游戏比如《碧蓝航线》《崩坏3》和《阴阳师》都是二次元品类,而在2017年之前,日本市场的国产游戏清一色是策略类或战舰类游戏,比如《三国天武》《COK列王的纷争》和《战舰帝国》。

除了细分品类上的攻坚,成绩也达到了国产游戏的新高度,比如《碧蓝航线》去年拿下日本市场App Store畅销榜第一的宝座,并且长时间维持在Top 30内。又比如网易的《荒野行动》自11月初上线至今,一直排在App Store免费榜前三,近一个月更是基本霸榜第一。

日本市场里的中国厂商和游戏

1. 掌趣科技:《拳皇98终极之战OL》

掌趣凭借《拳皇98终极之战OL》赚得盆满钵满,这款由SNK正版授权的日本国民级“IP”游戏,自2016年下半年登入日本市场,表现非常亮眼,维持在畅销榜Top 30以内已经长达一年多,虽然偶尔掉出了前三十的位置,但很快又反攻回去。

据App Annie的数据显示,这款游戏是2017年日本收入最高的国产手游,据了解,排名第二的《偶像梦幻祭》月流水是5000万元,显然这款手游月流水超过5000万元。

2.乐元素:《偶像梦幻祭》《梅露可物语》

乐元素成立于2009年,2010年就成立了日本分公司,对日本市场有很深的积累,取得的成绩也是有目共睹,以《偶像梦幻祭》和《梅露可物语》这两款游戏最为典型,这两款游戏至今每月给乐元素带来超6000万元的收入。

《偶像梦幻祭》是乐元素子公司Happy Elements株式会社自主研发的一款主要针对女性受众的偶像类移动网络游戏,该游戏于2015年4月上线,曾取得日本地区2016年度iOS畅销榜第15名(App Annie),并曾取得日本地区App Store游戏畅销榜第1名的成绩,运营了近三年,排名依然在Top 30左右,称得上的一款常青树产品。

据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Q1,《偶像梦幻祭》月均流水达 5,088.36 万元,上线至2017年Q1,该游戏累计贡献了超9亿元的营收。

《梅露可物语》,同样是乐元素Happy Elements株式会社自主研发的一款移动端即时性战略RPG游戏,于2014年1月上线,主要于日本地区运营,曾获得Google Play评选日本地区“最佳幻想类游戏”。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1季度,该游戏月均流水为1283.12万元,从上线到去年Q1,这三年间的月均流水始终保持在1000多万元,累计贡献了近6.6亿元的流水,2014年10月到2015年3月是该游戏月均流水最高的一年,月均流水达到2000多万元。

3.米哈游:《崩坏》系列

米哈游,成立于2012年,凭借《崩坏》系列成为二次元游戏公司的翘楚。虽然《崩坏学园》在2012年移动游戏爆发初期就推出了,但米哈游最重要的产品是2014年推出的《崩坏学园2》和2016年推出的《崩坏3》。

据米哈游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崩坏学园 2》充值流水金额累计超过10亿元,《崩坏 3》累计充值流水金额超过人民币11亿元。米哈游的主要营收来源是中国大陆,日本市场则是其最大的海外市场。这两款产品也于推出的次年进入日本市场,在过去三年,日本营收增长趋势明显,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来自日本市场的营收分别是1915.67万元,5173.47万元,及8418.59万元。

《崩坏学园2》于2014年3月登录App Store,至2015年陆续在境内各游戏平台或境外各地区上线, 2015年3月在日本上线。该作在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分别从日本市场获得了充值流水净额是1779.39万元,5150.13万元及1309.81万元。

据招股书显示,由于语言和文化差异,“崩坏”IP 下的动画、漫画、动漫周边等产品尚未能大规模推向境外,“崩坏”IP 在境外影响力较小,公司在境外运营团队规模较小,移动游戏主要通过广告宣传获得用户,公司在日本地区的推广费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