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王兴的无限游戏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4-07 18:07

【人物】王兴的无限游戏

在程维还叫常遇春的时候,他和王兴就已经很熟,两个人经常吃饭聊天。

在千团大战恶性竞争的11年,常遇春不管在微博上还是支付宝内部的培训里,都表达了对王兴和美团的看好。

11年王兴32岁,已经创业了三四次,从五道口搬到知春路再搬到中关村,在团购战场跟吴波这些人厮杀,同时不断邀请干嘉伟加入美团,电影外卖酒旅打车业务都还没展开。那年3月王兴头一回见到马云,王兴问:你最强的是什么?马云:你觉得呢?王兴:战略和忽悠。马云:其实我最强是管理。 王兴:我相信。然后美团就拿了阿里巴巴领投的5000万美金B轮融资,当时阿里还不知道王兴也有要做巨头对抗阿里的野心。

那年常遇春28岁,阿里P8,曾作为中供第一批销售为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刚调入支付宝负责B2C业务线。不过这个老阿里人即将在年底被新阿里人从北京调往南京送死,BD当时刚转型电商还以阿里为对手的苏宁,希望苏宁能够接入使用并默认优先支付宝。这是注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受够了窝囊气的常遇春在杭州夜市摊上啃着鸭脖喝着啤酒,跟同样不顺心的兄弟们表示不愿再这样耗下去了,他们带着酒桌上凑起的50万准备上路。

后来叫回本名的程维在15年回忆说他是在王兴的鼓励下创业的,可能他预见不到或者至今也没想明白的事情就是,在他觉得打车市场战争已经结束的情况下,为什么还有超级独角兽来做这种低级别竞争,而且是他当年尊敬的老大哥突然跟他关系恶化刺刀见红。

其实这本来是他早该想到和在意的事情。

一、程维的积累VS王兴的资本

一个人的过去会不断赋予你和强化你一些东西。

程维县城普通家庭,04年刚毕业到处求实习卖保险做足疗四处投简历为生存打拼,因为能够体面活下来就很难,只能接受命运胡乱塞给他的什么东西,这可能限制了他对长远的思考。王兴其实是富二代,他爸在92年就能拿出300万在龙岩开办水泥厂,家里情况允许他不是为谋生而读书也允许他失败,他一直像台燃烧好奇心的机器,专注自己比常人更辽阔的精神世界。

【人物】王兴的无限游戏

程维的天使是他的同事,所以他的积累是从阿里开始的,且他在阿里也没赚过够多钱。而他真正的搭档柳青,在高盛的业绩其实一般,做了12年投行能拿出来说的案子只有一个爱康国宾,程维看重的应该是她调动资金的能力和背后那几代人的资本。柳青又带来了她高盛的前同事朱景士,加上程维三个人代表滴滴出现在董事会上。16年他们又找来曾在PC时代封神的俞军任职高级产品副总裁,尽管他早已移民加拿大远离国内一线工作多年。

一个出身底层,有拼劲与勇气的战士,在时代和资本的助推下拔苗助长成了将军,然后他选择了名门之后、外企精英和老牌明星合伙。很像是拿破仑的两次婚姻,都是为了政治目的而非出于爱情,娶约瑟芬是为了进入上流社会,娶奥地利公主是为了与旧王朝结盟。草根团队是变成了豪华团队,但程维的这几次选择,多少有些不够自信的意味在里面。

【人物】王兴的无限游戏

王兴过去十多年的创业班底有很强的延续性,他清华的同学北大的老婆一直在身边。他找来最著名的高管就是中供的干嘉伟,阿干在美团COO任上,用阿里的管理文化,让美团成为了一支铁军,修炼了强大的运力和地面执行力,直接决定了美团在后来的竞争中能够占据优势地位。王兴很少用外企背景的人,他在去年清华的演讲里直接提跨国企业耽误了中国20年前非常优秀的一代年轻人。「因为在那些企业你不会得到真正往上走的机会,你可能得到初级的很好的锻炼,但因为你不会到最高层级,所以不可能锻炼出全面运营的能力。」

不迷信外企的美团在完成历史使命后,选择让最擅长地面打仗的阿干边缘化后离开,让老同学王慧文领衔新业务,而14-16年的王慧文又是个怼天怼地整天把干死阿里挂在嘴边的主。在大众点评推出类支付工具闪惠打开市场之后,美团跟进干不过不得已接受两家合并选项。美团跟点评合并后,阿里意识到美团有侵蚀阿里的可能性坚决不让腾讯进来,然后王兴采取霹雳手段让阿里出局。15年美团点评合并后曾有机会合并饿了么,因为点评在14年投了饿了么8000万美金且张涛在饿了么的董事会上,但最终王慧文没谈拢。如果当时并了饿了么,美团早不必如此辛苦,可能当时觉得自己能够随便打死对方吧。美团团队的种种选择,很难信任人,信任老人,偏执,果决,自傲,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