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在摊一张随时会崩裂的大饼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4-13 18:09

美团在摊一张随时会崩裂的大饼

美团与滴滴的竞争简直是一出大戏。刚拿下摩拜的王兴,今天(4月12日)还参加了摩拜的全员大会以稳定军心。王兴说:“三年后,如果美团价值没有到达现在的三倍,我会觉得自己的工作做得很失败。”而最近如此活跃的美团,一号站娱乐,大概都是王兴在朝着自己对美团的定位前进。王兴曾经信誓旦旦地说,美团的未来是“Amazon for Service”。但是,像亚马逊一样,美团真的会迎来抱着大蛋糕、握着大把的现金流、高枕无忧的那一天吗?

上周在飞机上写了一篇《即使收购摩拜,美团出行也无法逾越这“三重门”》,不断有资方的朋友和我讨论美团的问题,大家都关注的一个点是美团能不能让烧钱的局一直持续下去,能不能像亚马逊一样以自由现金流为核心只做大蛋糕不下刀。

自由现金流是个财务概念,要讲清楚颇为麻烦,这里我只解释下它的核心思想。一家公司的主力业务在毛利基本稳定的情况下,通过少量的固定成本和运营资金投入,就能获得大量的收入,那就会在很短时间内迅速积累现金流,这些现金流可以用于其他业务的扩张。

所以,即使企业一直没有什么净利润,只要自由现金流能够持续增长依然会非常值钱。亚马逊正是以自由现金流为核心指标,如此一路增长过来的,可以说是这类企业最好的代表。国内也有不少互联网公司一直在套用亚马逊的概念,继京东之后,美团成为最为积极的一家,王兴在许多场合反复提及美团要成为服务类的亚马逊,然而事实如何呢?

从表面来看,二者似乎确实有相似之处,美团从2010年成立以来四处出击,一路上,斩拉手网、吞大众点评、逼退饿了么、抗衡携程,一号站娱乐平台,当中还顺手制止了百度的搅局,美团在不同领域四处出击还能四处获胜,这点和亚马逊有相似性。另一方面,美团目前阶段要实现盈利难度非常大,根本没理由主动去套用市盈率估值给自己找不自在。

但是,我不认为美团可以用亚马逊的逻辑自洽,原因只说一条就够,美团的盘子太大,但占比够大的主力业务一个现金牛都没有。甚至很多人都没有明白,美团的主营业务到底是什么?团购?外卖?还是什么?

亚马逊在做大蛋糕,享受延迟的成功,美团却在摊一张随时可能崩裂的大饼。

团购业务模块:顶到天花板,骑虎难下

回顾回国后的投资生涯,我把团购视作中国本土特色的互联网投资的分水岭。

在团购之前,先做用户,后做商业模式的概念已经被腾讯、Facebook等公司证明,如果给哪个创业公司投资个1亿美元,已经是天大的新闻。团购大战给所有人上的课是,如果没有用户,那就花钱买。之后,动辄十亿美元的投资比比皆是,独角兽满街跑。互联网投资就脱离了估值理论的约束。

花钱买用户究竟是对是错,需要更长的时间唯度来证明。不过至少团购买来的用户,靠团购的利润来消化掉已经几乎无可能。

从2010年成立到2016年合并点评后,美团打下了中国80%的团购市场。从市场份额看,这是个辉煌的战绩。

美团在摊一张随时会崩裂的大饼

80%以上的市场份额,算是垄断地位了,但是美团并无法高枕无忧,坐享其成。团购业务在2016年就达到了天花板,Q4的增速已经低到2%(下图材料中 Others为除外卖以外的团购加酒店等其他业务,或者叫到店业务。food特指外卖)。

美团在摊一张随时会崩裂的大饼

根据近期投行的测算,美团团购业务在2017年的GMV增长仅仅从2016年的1300亿,增长到了1400亿到1500亿之间,增长率在10%到20%。从2017年美团官方公布的3600亿集团GMV,外卖占比一半的口径推算,扣除酒店业务,2017年团购业务大约在这个量级。

而美团到店团购业务的实际利润空间(收入占GMV比例)也比早年测算的有所缩减,实际在3%~5%左右(原本业内测算为7%左右,早年测算更高)。50亿上下的收入,要支持美团的地面部队、广告开支恐怕很难,更不要说补贴其他新开辟的战场。

因此,即使美团发家之地的团购业务,在2016年,也就是业务开启的第6年,依然大概率是负现金流;2017年美团在运营上精兵简政,但团购市场的天花板已经顶到脑袋了,如果能勉强实现了正向现金流已经值得庆祝。

美团在摊一张随时会崩裂的大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