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通讯业务瞬间熄火,命运系于中美斡旋结果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4-21 07:09

4月15日,中兴通讯(000063.SZ/0763.HK)几乎遭遇灭顶之灾。当天,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激活了针对中兴的出口限制令。

根据此命令,依据一年前的和解协议暂缓执行的禁令自2018年4月15日(美国时间)起被激活,为期七年,直至2025年3月13日(美国时间)。

该禁令限制及禁止中兴通讯及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中兴康讯电子有限公司申请、使用任何许可证或许可例外,或从事任何涉及受美国出口管制条例约束的物品、软件、或技术的交易。

中兴通讯业务瞬间熄火,命运系于中美斡旋结果

4月20日,这家中国第二大电信设备公司在官网和官微发布声明,称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在相关调查尚未结束之前,执意对公司施以最严厉的制裁,对中兴通讯极不公平,中兴不能接受。

中兴的命运取决于美国政府是否变更处罚决定,而这完全超出了中兴作为一家企业的能力范围,中兴的命运已经卷入越来越复杂的的中美博弈之中。

制裁真相扑朔迷离

本次美国商务部重启对中兴通讯的理由主要就是不诚信和整改措施不到位,例如没有按和解协议提到的对35名员工进行处罚。一年来该公司没有完全执行和解时的承诺。

《财经》记者获得的一份中兴通讯内部沟通资料中还原了此次事件。

2017年3月,中兴通讯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美国司法部、美国财政海外资产管理办公室分别达成协议,一号站娱乐,与美国司法部协议中要求给予4名高管/员工离开公司的处分,除此4人,相关协议中并未涉及其他员工纪律处分的要求,2017年5月9日,中兴通讯向美国政府通报了4名高管/员工已经离开公司的情况及证明文件。

35名员工是否被及时处罚,是美国商务部此次提出的问题。

中兴通讯的这份资料显示,今年2月底3月初,中兴通讯首席出口管制合规官和外聘的律所收集到的信息显示,中兴通讯对部分员工的奖金扣减计划并未及时执行,3月初,中兴通讯即安排核实并采取措施,甚至在3月7日主动向美国政府相关部门和监察官报告情况,3月8日更正了违规员工的奖金发放计划;3月16日,中兴通讯向美国商务部就相关情况做了详细陈述,并附上已经采取措施的证明文件,请求美方在4月30日之前完成调查。

4月15日,美国商务部激活拒绝令,中兴通讯相关人士向《财经》记者称,针对这个事情的调查还在进行中,“但禁令还是发布了”。

2017财年,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1088.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5%,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45.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93.8%。这一切受益于全球运营商在电信网络的持续投入、海外手机及政企市场的开拓,运营商网络、消费者业务和政企业务营业收入均同比增长。

这是三年来中兴通讯业绩最好的一年。去年3月,中兴通讯与美国政府就美国政府出口管制调查案件达成和解后,中兴通讯为此付出8.92亿美元罚款。这笔罚金超过中兴通讯2016年全年利润7.67亿元人民币,由于中兴通讯一次性将此笔罚款计入2016年账单,导致中兴通讯上市20年来第二次亏损。

今年是中兴通讯抓住5G商用部署风口的关键一年,随着中兴通讯在5G核心产品领域的全球扩展,中兴的前景本应乐观。

但一纸“拒绝令”令形势急转直下。

业务瞬间熄火

中兴业务包括三大块:运营商业务、政企业务和消费者业务。每项业务都包含了硬件产品制造,都大量使用CPU、GPU、FPGA等各种芯片,而这些芯片均来自美国公司如英特尔、高通、赛灵思、德州仪器(TI)、亚德诺半导体(ADI)等。

一位中兴芯片代理商向《财经》记者预估,中兴每年FPGA芯片的采购量大概为1亿片左右,CPU的采购量还要更高,1号站平台,英特尔为其提供原厂直供服务。

国金证券分析师唐川指出,中兴通讯约有20%至30%的元器件,包括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等,都由总部在美国的厂商供应,在禁令被立即执行的情况下,目前没有国产厂商能够提供替代品。

美国商业杂志《福布斯》甚至悲观预测称,中兴可能在未来几周内申请破产。

如果中兴无法和美国政府达成共识的话,即便是加上其他渠道的存货,中兴也很可能会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弹尽粮绝,加上潜在的30%产品延迟交付违约金,中兴的破产实际上并非危言耸听。

4月15日,拒绝令生效当天,中兴绝大部分产线即进入停产状态。一位中兴通讯运营商业务员工对《财经》记者说,在2016年美国商务部第一次祭出制裁措施的时候,中兴内部讨论的多是供货问题,远远没有严重到需要立即停产的地步。

拒绝令生效当天,高通、英特尔、IBM等多家美国公司第一时间发出终止合作的通知,中兴芯片代理商也依规主动停止了向中兴发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