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回乡见闻】逐渐消失的东北互联网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15 09:02

传说中,中国的互联网写作中有个独特的体裁,叫做“过年回家体”。

【春节回乡见闻】逐渐消失的东北互联网

这类文章里普遍会充斥一些“残酷”“逃离”之类的词,显得非常之高大上。本文也是回到东北老家这几天的所见所感,但显然没有那么充沛的家国情怀,也无意感慨和刺痛什么地域问题,只是说一点小观察而已。

先交代背景:老家在东北一个四五线小城市,曾经是著名的工业基地。人口嘛,不好说,感觉过年这几天和平时回家,街道的人口密度根本不在一个次元里。

【春节回乡见闻】逐渐消失的东北互联网

而笔者的有趣发现是:我们在北上广玩的风生水起,引以为豪的移动互联网,非但没有渐渐影响这样一座东北小城。恰恰相反,曾一夜间覆盖东北的互联网产业,正在这样一个平静的舞台上快速消退,乃至于濒临真空。

事如春梦了无痕。

“我给每个打滴滴的都发名片了”

事情的开始是这样的。回到家的第一天,我要出去办点事,习惯性打开了滴滴想要叫车。结果发现发出去的订单半天都没人应答……说好的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我在北京不是说司机都回家了吗?我也回家了咋还是没车捏?

等了半天之后,我放弃了,一号站娱乐平台,挥手拦了辆出粗车。上车之后,跟司机抱怨了一下失灵的滴滴。结果司机大哥把我这顿数落,在飞快的表达了“滴滴根本没人用,你就活该挨冻,在大城市呆傻了吧”等意思之后,这大哥给了我一张名片,告诉我再叫车就打这电话,老好使了…

在我正回味这件事的时候,司机大哥突然开始接电话。对话我听得非常清楚,因为他是用免提….电话那头是说,某某位置要用车,赶紧的。

这司机大哥说,行,马上到,你把你手机号说两遍。然后他就开始记录这位的号码,重点是,整个过程这哥们是在一个手机上听号码,然后记到另一个手机上…同时还以极快的速度开着车……

好在好奇心战胜了我对死亡的恐惧,我决定义无反顾地搞明白他还要怎么玩。只见司机大哥挂掉约车电话之后,打开了一个类似对讲机的功能,对着里面问,谁在某某地点附近?有人约车,电话是XXXX。说了两遍之后,他终于不再同时操纵两部手机和一个方向盘,而我也到目的地了…

【春节回乡见闻】逐渐消失的东北互联网

临下车的时候,这大哥骄傲的跟我说,他车里也装滴滴了,但他会给每个用滴滴的乘客发一张名片,告诉他们用车就打电话。“这样婶儿就没银抢钱了,拉多少都是自己的”,司机大哥满脸幸福地告诉我……

此后我了解到,家里人确实也都不再用滴滴了。一方面小城市本来出租就很便宜,滴滴上的价格不合理,另一方面这种看似老土的“电话约车”能更快约到车。固定的车队还会记住每个乘客的手机号,并以手机尾号命名为XX大哥、XX大姐,这样做的优势是,你很多时候只要一打电话,司机就会知道应该到哪接你,根本不用多说什么。

为了能够更好了解东北这种“去网约车化”的工作方式,笔者随后在家乡以密集打车的方式做个了小规模抽样调查。结果发现,我坐的出租车百分之百都加入了某个车队,车队少则十几辆车,多则上百辆车,平时通过同一个电话接活,在平台里报上地点,谁距离最近谁执行。

这种“小规模局域网”化的出租车联盟如何建立,笔者也多方面打听了一下。首先,1号站平台,你需要购买一个类似传呼台的系统,安装到车队每个人的手机里。据说这种系统淘宝有售。但当我打听购买关键词的时候,好几位司机都没有告诉我答案。但都告诉我其成本大概是每个司机每月几块钱——相当于大家拉个群,在里面用人工对讲的方式执行约车。

【春节回乡见闻】逐渐消失的东北互联网

接下来的步骤就有点复杂了,购买系统之后需要有人接电话,然后在群里“人工派单”。这时候有两种选择:

1.车多的车队,会专职雇一个人来接电话派单,司机们普遍称其为“总台老妹儿”。根据笔者观察,一旦司机说“总台总台”,那就是要接单或者反应情况;一旦司机说“老妹儿啊”,那就是要讲荤段子。所以这大概是个需要一定心理承受能力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