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蛮子谈区块链:今天热闹的公司大多数会完蛋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19 09:33

大年初四,区块链又是一夜亢奋。恰值“中国第一天使投资人”薛蛮子65周岁生日,几乎半个链圈的大神齐聚全球第一区块链社群 “三点钟区块链”,集体为薛蛮子庆生,畅聊区块链机遇。

薛蛮子谈区块链:今天热闹的公司大多数会完蛋

薛蛮子曾在互联网时代创办过两家上市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投资过10家独角兽企业,而在区块链时代,则成为传统投资界关注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第一人——到现在已经投资了几十个区块链项目,其中不乏比原链、量子链、墨链等明星项目。同时,薛蛮子也是国内打造海外民宿的第一人——拿下了日本京都一条民宿街,还要在泰国苏梅造100个海滩别墅。在他看来,正是因为他时刻做好准备才会抓住每一个机遇,“人生中选择比勤奋重要”。

对于持续火热的区块链,薛蛮子依然抱持既无比看好又谨慎投资的态度,称“区块链只是马拉松的开头,她不是百米短跑,今天热闹的公司大多数会完蛋”。

以下为薛蛮子在三点钟的精彩分享:

薛蛮子:大家好!我今天65岁了。我感谢命运的安排。我是咱们群里最老的人。我经历了毛泽东时代,握过毛主席的手,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经历了抄家批斗和下乡。我才16岁就去了内蒙。好奇心和求知欲使我坚持看书,还自学了英语法语,翻译了几本书。

我一直在做准备,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我的)第一个机会是考大学。我以初中学历考进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生,后来又考上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硕士研究生,拿到了全奖学金每年3万美元;第二个机会是回国创业,(我是)第一批留学生,我做了小灵通,2000年第一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由此得到了财富自由(小目标完成,一亿五千万美元)。

后来,伴随第一批互联网公司,我创造了8848,我是董事长,然后又干了弘成教育到美国纳斯达克再次上市;第一批移动互联网企业,我投了10个独角兽,比如汽车之家、掌趣科技等。

现在最大的机会是区块链,我去年是传统投资圈里唯一一个拥抱区块链之人,所以人生中选择比勤奋重要,我几乎抓住了每个机会。

我最近看到的机会就是中国人出国自由行不断增长,海外有文化与品位的民宿却几乎没有,而我又是最合适干这个的人:我有点文化有点品位,看过许多地方与国家,所以all in 了“蛮子民宿”不到半年,我们已经是海外民宿的第一品牌了。

在日本京都,我拿下了一条民宿街和40个老町屋。泰国苏梅,我在造一百个海滩别墅。中国人出游的第一第二目的地我都是第一品牌,我用几个人和很少的资本撬开了一个高山。

区块链与过去我见过的革命都不同。过去一切变革都是生产力的改善,而区块链改变的是生产关系。她是最符合人性的东东,她真正赋能予每一个参与者,让每个人都尽可能主载自己的命运。昨天才一天,“三点钟”就变成了第一区块链社区,成千上万人如醉如痴每天干到夜里三点。为什么呢?因为她抓住了一个刚需一个高频的痛点,所以一瞬间人们几乎本能地拥抱了区块链。

创业最难的就是如何找到刚需高频痛点,许多创业者干好几年才明白自己干的是伪需求。可要可不要的大多是伪需求,刚需一定是非要不可的。

整个旅馆生意在Airbnb出现时被革了命——一个没有任何旅馆酒店的公司通过共享创造了世界最大市值的差旅宿公司。我看到区块链将进一步颠复这一行业,所以我在日本参加孵化与投资了一个分布式的“Airbnb”inn不久就会在日本问世上线了。

三点钟:请教薛老,1号站平台,1号站平台,您平时的学习方式和获取新信息的方式主要是什么?

薛蛮子:看书,看文章,更要多和聪明高人交流。

三点钟:请问,关于中国对区块链的监管政策薛老有什么判断?对我们这些区块链从业者有什么建议?

薛蛮子:中国的监管面临两难的处境。管理一刀切,打击了真正优秀的创业者,当年互联网公司如BAT全跑到海外注册最后都在海外上市了;不管吧,很多传销窝点无耻利用人性贪婪与无知,在四五线城市借区块链之名在金融诈骗,确实有许多空气币加了区块链名词就出来忽悠百姓的辛苦钱。

三点钟:薛老,您对区块链行业未来的展望,以及对从业者和投资者的建议是什么?

薛蛮子:区块链是个马拉松的开头而己,她不是百米短跑,今天热闹的公司大多数会完蛋。我们投资者只能谨慎地选择。过急过快期望年化1000%是不可持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