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滴滴大战:王兴的无边界扩张与程维的十年规划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28 14:08

美团滴滴大战:王兴的无边界扩张与程维的十年规划

从美团点评(以下简称“美团”)突袭网约车市场到滴滴无锡外卖大战,美团再以27亿美元拿下摩拜,美团滴滴的跨界大战持续升级。如王兴所说,如果美团和滴滴打起来,不会是一场短暂的阵地战,而将会是一场漫长而残酷的“战争”。此外,美团、滴滴都迫近IPO,这场2018年春季大战,无论从时间跨度还是业务边界,显然不会潦草收场。

这场跨界之战具有多重意义,不仅是抢地盘那么简单。王兴在与滴滴的大战中,继续推进他的无边界竞争。滴滴在网约车市场,看似确立了自己的版图与护城河,但现在看来仍然不够。在中国当下的互联网世界,谁都无法建立持续、有效的垄断,这一点即使阿里巴巴、腾讯也都做不到。

这场战争亦是关乎两家公司未来版图轮廓的想象力之战。王兴的目标是把美团打造成聚合各类服务的巨无霸电商平台。程维则在最近提出了滴滴的“十年规划”,成为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平台。如此两者的业务必然有交集、重叠与竞争。

大战还有一层特殊意义,在于对资本市场的鼓动与交待。上市在即,美团和滴滴各自都需要给投资人更多的信息量和新鲜的故事,扩大版图,拉升交易量是最直接的方式。这场战争也是当下中国互联网最现实的缩影,主动式防御,突破边界,建立护城河。即使如此,昨天挖好的护城河,也可能一夜醒来只是小沟渠。在用户对价格敏感、忠诚度不高的市场,以价格战抢占的优势可以维持多久,值得持续观察。

开战

假垄断与真挑战

从2018年4月下旬开始,上海的网约车司机开始发现,美团打车上的订单在减少,补贴也没有之前那么频繁了。另外一面在用户端,美团的补贴力度也在缩减。这一切距离大战初起刚过去了一个多月。

3月21日零时,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同时上线出租车、快车两种业务。美团的打法很务实,是典型的价格战。在司机端打出“月入两万不是梦”的口号,对司机推出了优厚的补贴政策,上线初期对加盟司机全部免抽成,司机在每日6~24点期间,在线满10小时、接够10单,可拿到600元保底收入,超过600元后还将获得200元额外奖励。在乘客端,前三张订单可以获得每单减14元的优惠。对于中短距离的用户,相当于10元不到就可以打一次车。

干脆直接的大力度补贴,让司机和用户都有重回网约车上线初期的兴奋感。作为一个普及程度相对较高的APP,用户只需打开美团,点开打车入口,跳过了下载和繁复的注册与登录。美团方面称,美团打车在上海上线不到20个小时,订单量即突破10万单。3月24日,美团CEO王兴称,美团打车在上海已经拿到1/3的份额。

滴滴则迅速投入反击状态,一号站娱乐平台,降低抽成,同时批评美团的高额补贴会引发刷单,对整个行业造成巨大创伤。除网约车市场互撕以外,滴滴很快将战火从网约车烧到外卖市场。4月9日,滴滴外卖上线无锡,据滴滴官方发布的消息,无锡外卖一战,当日订单33.4万单,“在短短9天内成为无锡市场份额第一的外卖平台”。

在网约车市场,滴滴似乎已经确立了绝对优势。据2017年年底公开数据显示,滴滴用户数达4.5亿,市场占有率超过90%;2017年全年交易额1600亿元左右,日订单量2000万单。90%的市场占有率很容易让滴滴产生垄断的错觉。一家独大之后,用户和司机的使用体验都在下跌。滴滴的定价甚至一度超过出租车,不断有出租车司机反映,滴滴的派单机制与算法逻辑变得奇怪。滴滴当年以挑战出租车垄断的名义入场,兼并了快的、优步中国之后,滴滴长成了另一个巨无霸。

硅谷知名投资人、在线支付鼻祖PayPal联合创始人彼得·蒂尔认为,垄断的意义在于,“没有了竞争,1号站平台,垄断公司可以自由决定供给量和价格,以实现利益最大化”。不过说滴滴垄断似乎为时过早,继美团之后,高德、携程也先后宣布加入网约车大战。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副教授郁培文认为,美团滴滴的跨界之战背后原因有三:一是资本方对于互联网企业在规模增长方面的要求,二是这些业务本身并不具有真正的“赢家通吃”的属性,竞争优势和进入壁垒并不高,三是担心竞争对手通过多业务之间的协同,挤压自身原有核心业务的竞争优势。

在彼得·蒂尔看来,真正的垄断企业会有几个综合特征:专利技术、网络效应、规模经济以及品牌优势。以此为判断,无论美团还是滴滴,都没有建立足够宽广的护城河,形成垄断。真正给他们带来挑战的,是商业模式的准入门槛低,他们注定需要不断地跨界征战以提升用户黏性、应对竞争与变化。

跨界

无边界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