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快播必须死 王欣必须学会改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21 11:00

为什么快播必须死 王欣必须学会改

王欣在2月7日如期出狱,勾起了很多人对快播给大家带来的欢乐,以及2014年律政剧一般跌宕起伏的庭审辩论的回忆。王欣出狱大概也会给大家带来了某种期许,快播还会不会再来?

首先让我们认真的从头勾勒快播奇迹般发展的显赫历史。

快播起落

1、势如破竹

2007年,快播在深圳一间民房诞生,问世之初即是搭建在P2P技术之上的视频播放软件;

2011年,快播在竞争激烈的视频行业已占据播放器老大位置;

2012年9月,快播宣布用户达到3亿。作为对比,马化腾在互联网大会宣布2012年9月微信用户达到2亿。

2014年,快播用户已达5亿,占据的互联网视频流量8成的说法广为流传。

快播的发展不但得到市场认可,而且还一度得到主管部门的肯定。

2011年,快播公司获得中国信息产业创新突出贡献企业,时任快播CEO朱达欣当选2011中国信息产业年度创新人物;

2012年,王欣作为快播创始人获得广东省互联网协会颁发的2012年广东互联网风云人物奖。主持人宣读同台领奖的10人中还有腾讯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马化腾,网易公司创始人兼CEO丁磊,优视科技董事长兼CEO俞永福,广州华多网络公司CEO李学凌;

2013年,快播公司获2012-2013年深圳市文化创意产业百强企业称号。

2、 命运转折

快播不但在争夺市场和行政部门认同上春风得意,在法庭上也一路势如破竹。截至2013年,快播已被视频网站和其他影视版权人在深圳南山法院起诉版权侵权上百起,但保持无一败诉的记录。

然而,快播的全部好运在2013年戛然而止,直到好运离去的那一刻都没有人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2013年6月20日,快播隆兴之地的深圳南山区法院宣判对中国电影(16.290, 0.67, 4.29%)集团诉快播版权侵权纠纷案审理结果,这份(2012)深南法知民初字第610号判决成为快播第一起败诉的判决。

更有决定性的是在2013年年底,国家版权局通报处罚快播和百度影音侵犯影视作品著作权案,作为剑网行动的重点案件处理结果。其中对快播的处罚成为国家版权局宣布的2013年度打击侵权盗版十大案件之首。

总有人感叹快播在2014流年不利。虽然在2014年4月16日宣布全面转型,却依然不可避免被吊销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和遭到深圳市场监管部门的2.6亿大单处罚,王欣也在同年8月8日被捕。

然而真正的转折点是在2013年,2014发生的一切无非是2013的必然的延续。南山法院的民事判决成为推倒快播模式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国家版权局的处罚则是监管体制对快播模式的彻底否定。

谁决定了快播的命运

1、 侵权与扫黄

需要注意的是,引发快播危机的深圳南山法院民事判决,把快播推到不复境地的北京海淀法院刑事判决,分别是以版权侵权纠纷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的不同诉由/罪名进行的。快播受到版权法和扫黄打非政策双重打击。

扫黄打非在中央领导下形势大好,重镇东莞也顷刻灰飞烟灭,这种力度碰到快播自然一击致命。但毕竟对快播的政策打击是通过刑事审判进行,能否证明快播具有传播淫秽内容的故意是确定犯罪构成的关键,而对故意的判定标准和网络版权侵权认定是近似的。

其实海淀检察院的起诉和国家版权局的行政查处仔细比较有较大不同。由于职业关系了解到国家版权局在2013年对百度和快播的处罚取证过程,非常专业而扎实。而海淀检察院对网络侵权尤其是间接或帮助侵权规则没有足够了解,在对快播具有违法故意的举证上频频以常识代替法律,以抽象覆盖具体,从而给王欣及其律师发挥辩论的舞台。

2、 快播构成侵权

王欣“技术无罪”的名言到目前都成为很多人为快播无罪辩护的首选理由。如果我们要预测快播的未来命运,不可避免要分析快播到底是否侵权,快播有没有传播盗版的故意。

快播的商业模式是,快播公司向用户提供基于快播QVOD技术(一种P2P加速技术)的视频播放器,向第三方站长提供同样基于QVOD技术的视频网站建站方案。用户通过快播播放器可以搜索第三方站长使用QVOD架设网站的服务器中上传的内容,而用户下载或浏览前述内容时用户终端也会保存甚至作为服务器响应其他用户搜索和浏览同类内容的请求。

法律规制的客体不是技术而是行为。在快播网络上传播(视频)内容的行为和传统的网络传播行为有明显不同,即快播公司自己并不直接提供内容,而是由第三方站长和用户在快播QVOD技术架构的局域网内上传和分发内容。可以看出,快播自己不直接完成内容传播,但没有快播也不可能有相关内容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