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网:一场“情怀众筹”的狼狈落幕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22 09:03

落网:一场“情怀众筹”的狼狈落幕

开工大吉!然而新年开工第一天,我们不准备给创业者打上一针鸡血——就像春节期间某些创投大佬与创业者还在热烈讨论区块链与各种币那样热闹。以下,是一碗冷鸡汤,然而,它,正是创业众生的日常——它声称饱含情怀,但最终证明难以下咽。一名创业者和一群曾是他的粉丝、并疯狂支持他的创业者,因为对彼此的种种误判,造成了落网和落空间的悲剧。

2017年12月31日,有人在微信群里@胡建国:“真想给你点一首周杰伦的《算什么男人》 。” 这句“新年问候”绝非戏谑,而是真心挖苦。而一周多之后,来自北京的30人集体起诉胡建国的诉状也在司法局正式备案,用起诉者的话说,事情还远未结束。

谁是胡建国?

在长达14年时间里,胡建国曾因创立小众音乐App“落网”而盛名远播。落网粉丝用户也对他的“情怀式创业”非常买账,从2016年起,在落网粉丝的热情支持下,胡建国先后于广州、北京两地各众筹一百多万元,打造线下音乐空间“落空间”。按他的说法,如果在全国开五家店,加上线上各种业务,公司估值将破亿——但一年半之后,幻象破灭:2017年12月初,胡建国宣布,落网App停止维护,两家线下音乐空间均告关闭。

从彼时至今,不仅他本人遭遇了人设崩塌的突变,连落网的员工和参加众筹的股东,也都先后因为梦碎而卷入一场有关金钱、情怀的猜忌与纷争中。

这个“起于情怀,终于闹剧”的创业失败故事里,究竟谁在为损失买单?

崩溃的众筹股东

2017年12月初,北京入冬。

位于东城区大经厂西巷的“落空间”迎来了噗哧脱口秀的一场线下演出。但前来看演出的人不知道,这场脱口秀将是这家线下文艺空间的最后一场活动——一周之前的11月30日,落网创始人、落空间发起人胡建国突然在北京、广州众筹股东微信群里发出通知称,因为近期北京的清理政策,落空间北京店(简称“北京店”,下同)不符合消防安全要求,需要关门。同时,已营业一年半的落空间广州店(简称“广州店”,下同)也一并关闭。

一开始,众筹股东们(落网内部称为“共建人”,下同)情绪稳定并表示理解,在讨论“善后事宜”之际,一位共建人试探地问道,如果是官方认为北京店不符合消防安全规定,应该会出具书面通知,我们是否可以看一下官方文件?胡建国一句“停业的官方文件,落网方面尚在拟定中”的回复,引来群内哗然一片。一位共建人H愤怒地向虎嗅表示:“官方的停业通知函还要你落网来拟定?骗谁呢?”

有几名起了疑心的共建人向胡建国提出,若真是政策原因,请胡建国出示北京官方的“停业通知”,毕竟消防不合格可以整改,还有重开的希望;若没有官方压力但还要关闭,则要做财务审计。

在30多位共建人质问的压力下,胡建国很快承认,线下空间关闭缘于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一号站娱乐平台,与北京清理政策无关。他还宣布,除了“落空间”线下店关闭外,落网线上App也会停止运营。为了证明目前情况确属营业困难,胡建国向共建人提供了数份记录“落空间”收支情况的Excel表格。

落网:一场“情怀众筹”的狼狈落幕

不料,正是这几份表格,更是引爆了共建人与胡建国之间不信任的炸弹。

明眼的共建人发现,胡建国提供的收支表格存在令人瞠目结舌的问题:

首先,出资6万,享有股权1%,3万是0.5%,除去消费类权益众筹所得,北京店通过股权众筹获得147万元,拥有其24.5%股份(按当初众筹计划,这24.5%的股权应由落网在北京成立子公司代持),剩余75.5%股权也应由子公司来出资——但诡异的是,有共建人反映,他们拿到的众筹合同中未写明这一条出资义务。

而且收支表显示,落网不仅未在北京成立子公司,也没有出资。落网只花完了占股24.5%的147万元众筹款,就宣布关店;

落网:一场“情怀众筹”的狼狈落幕

第二,来自全国各地的共建人用147万元投资了北京店24.5%的股份,182万元投资了广州店61%股份,但不能承担两个店100%的损失,按《公司法》对有限责任公司的权责规定,共建人需要得到补偿。

更令他们意外的是,作为落网创始人的胡建国,在2017年7月前后就已卸任CEO,公司这么大的人事变动,却完全没有向共建人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