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硅谷吃起盒饭 形成了人才返流现象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22 20:01

硅谷还是北京,这是个问题。走和留的人都看到了一些机会。

逃离硅谷吃起盒饭 形成了人才返流现象

近年,从硅谷回国创业,或者加入创新型公司的技术人才越来越多,形成了明显的人才返流现象。创新工场CEO李开复甚至说,硅谷中心论已经要结束。

不过,有人也认为这种说法太早了,金字塔尖的技术和人才仍然在硅谷。

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到,中国已经不再是要去学硅谷才能创新的时候,改变了过去几十年两地地位悬殊的状况。硅谷到北京路越来越多人走,但顶级人才仍然稀缺。

中国正处在对人才高度饥渴的状态。钱、职业机会、商业环境铺起了一条从硅谷到北京的快车道。

在谷歌进入AI大门

2017年,一直想创业的谷歌工程师李杰拿到了人生第一笔天使投资。

按下他的命运快进键的是真格CEO方爱之。

4月份,真格在硅谷办了一场交流酒会。酒会的主人是蒋为,谷歌大中华区前CMO,当时刚刚加入真格负责在硅谷的投资,所以,那也是一次“创业者挖掘大会”,来的都是谷歌、Uber、Facebook这些一线科技公司的技术精英。

收到邀请函的李杰,兴致勃勃地赶到了酒会。他觉得想了很久的事情可能会在那天晚上有个眉目。

他拉着有过几面之缘的方爱之,说自己想创业,AI方向,絮絮叨叨。

听完,方爱之没有问太多问题,说,好,我们投你。

“意外,太顺利了……当时我们其实好多都没准备好。”

没办法,有的人的路上就是没有什么坑。清华硕士毕业,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计算机博士毕业后,李杰进入微软做云计算项目,两年之后跳槽谷歌,开始接触AI项目。

2014年,谷歌收购了英国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就是后来做出了AlphaGo的神团队。

被收购后,DeepMind的总部仍然在英国,同时也新建了一个部门放在谷歌本部。

这个部门和李杰所在的团队同时瞄上了谷歌的数据中心,计划从不同的场景切入利用AI管理数据中心。于是,1号站平台,双方一拍即合,开始合作。

李杰认为,是这次的合作“带他进入了人工智能的奇妙世界”。

“我一定要抓住(人工智能)这波机会。”他的想法是,既然AI能够大幅提高数据中心各方面的使用效率,那是不是可以搭建一个通用的人工智能计算工具。在理论上,只要有高质量的数据,有极大的人工智能使用需求,就都可以使用这套工具模型。简单来说就是把人工智能去精英化。

他开始寻找合伙人。很快,另外两位海归进入团队,一位来自于苹果公司,另一位是李杰的师妹。很快,智易科技公司在深圳成立。

2017年8月,李杰收拾好行李,在旧金山独自踏上了回国的航班。8月15日,三人在深圳会合。

教授、科学家创业

华创资本合伙人熊伟铭经常往返于硅谷和北京。他看到的是,谷歌、雅虎这些公司出来了一大批人才,他们回来创业更多的是集中在互联网产品、人工智能领域。

华创在人工智能领域投资了一些年轻的科学家,比如深鉴科技的团队。深鉴的两位联合创始人,韩松和汪玉,一位是斯坦福大学的博士,一位是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的副教授。熊伟铭认为,科学家和教授们已经和以前的形象有了非常大的不同。

和华创在同一栋楼里办公的北极光创投也投了一位不一样的教授。

2012年寒冬的一天,郭庆华登上了飞往中国的航班。在飞机舱门关闭之前,他的身份是美国加州大学终身正教授。

这一天,距离他拎着箱子走进加大伯克利分校的校门,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三年。

“我们这群人现在回来,不是因为硅谷变得不好了。”这句话郭庆华说了好几遍。他不希望这是一个非此即彼的故事,“对于我生活过的每一个地方,我都喜欢。”况且,在若干年后,他将以另一种方式重新回到那里。

飞机在北京落地。那个时候北京的冬天经常是雾霾重重。郭庆华是深圳人,很多人都问他为什么没有回深圳创业。直到今天,郭庆华仍然没有为这个问题找到标准答案。

在郭庆华来到北京的6年后,另一位科学家王孝宇抵达了深圳。

2017年10月,32岁的王孝宇从工作三年的Snapchat辞职,下一站是中国一家AI创业公司云天励飞。当时有人认为,他的归来会让国内智能安防江湖的角逐更加激烈。

王孝宇2008年赴美读书,在密苏里大学取得计算机工程博士和统计学硕士学位。2012年毕业时,加入NECLabs做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基于人工智能算法的图像识别。2015年,跳槽到当时仅有一百多名员工的Snap,成为Snap研究院的发起人之一。随后,AI的大潮兴起,王孝宇的邮箱每周要收到十封以上的猎头邮件,里面超过七成来自中国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