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时代号已经吹响 精英们的步伐已经加速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23 09:05

区块链“时代号”列车驶来,碾碎了精英们的春节

对于精英们来说,这个春节有点特殊。

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他们被区块链搅动得燥热难耐,在兴奋、焦虑、恐慌、质疑中度过一个漫长春节。

在这个焦虑群像中,有一线投资人、有土豪、也有刚赚得盆满钵满的现金贷老板、还有一帮蠢蠢欲动的媒体人。

仿佛一辆名为“时代号”的区块链列车,轰隆而来,裹挟着浓密硝烟,带着碾压一切的气势。

列车上的人,意气风华,仿佛站在了时代潮头;列车下的人,焦虑恐慌,生怕错过了抵达未来的机会……

1. 三点钟无眠

区块链的狂热,在一轮轮的炒币浪潮中被彻底激活。

从未有一个新生技术,如此接近金钱中心。

春节期间,一个大佬云集的区块链群建立,因为有蔡文胜、薛蛮子、徐小平等人的参与,群被封上了“市值万亿”。

这个名为“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的群,搅动了一池春水。

“‘三点钟’变成了第一区块链社区,成千上万人如醉如痴每天干到夜里三点。为什么呢?因为她抓住了一个刚需一个高频的痛点,所以一瞬间人们几乎本能地拥抱了区块链。”薛蛮子称,大家是真的几乎不睡。

众大佬们在群内兴奋的区块链讨论,被有意无意传阅,并被媒体反复报道而刷屏。

区块链时代号已经吹响 精英们的步伐已经加速

△高晓松等一些名人纷纷入群

接下来,关于区块链的热情,飙升至巅峰。

从此成千上万个“三点钟区块链”分群建立,每个人都在疯狂地拉自己的朋友,一个群只需半天,就能爆满。

2. 被碾压的春节

本来安逸的春节,也被这辆列车碾压殆尽。

度假、归家的精英们,丝毫没有享受到放松。某一线天使投资的合伙人罗先勇春节期间出国度假,却因为突然而起的区块链讨论热潮,搞得心弦紧绷,度假尽毁。

“时代号”驶来,谁最焦虑?

无疑是投资人们。投资人可是“弄潮儿”,他们用资本控制着时代浪潮。但猝不及防地,区块链崛起,ICO等新式融资形式出现,并叫嚣着要“革他们的命”。

“ICO通过发币直接融资,根本不需要VC,这是个可怕的改变。”罗志勇在ICO这个形式出现后,就倍感焦虑。而身边很多看好的项目,直接放弃通过VC融资,而改为简单粗暴的“发币”。“周期短、退出快,VC的功能正在被取代。”罗志勇称。

在三点钟群爆红之后,一如罗志勇的投资人们,都百般焦急,“没入群的,是不是都该被淘汰了?”

“当地的信号不好,一有WIFI就连上,赶紧看看有什么最新消息。”

但币圈一日,人间一年。

即便是他24小时不间断地看新闻,也觉得自己追不上“时代号”列车。就在度假期间,他每日倒时差和团队召开两个小时的电话会议,会议讨论做出了一个决定——年后就成立区块链的投资团队。

除了投资人,嗅觉也颇为灵敏的,无疑就是媒体人。

“朋友圈里,10条里有7条都是区块链。”科技媒体人陈晓斌称,整个春节他都在刷朋友圈,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丝“干货”。

“就算你再忙,再勤勉,在家人眼中,你不过是在玩手机。”陈晓斌因此被父母训斥多次,春节完全裹挟在抱怨与焦虑中。

“5个月时间,关于币和链的自媒体,就出现了数千家。”自媒体数据监测平台的负责人称,其中每日更新的,也有上千家,“就算是自媒体黄金时代,也没看到如此火热的崛起浪潮”。

“身边有不下10个媒体朋友,自己出来创业,准备做一个区块链自媒体。”陈晓斌称,这已让他无心干活,分分钟都想自己出来,“打一片天下”。

一时间,自媒体和内容创业项目泛滥。

这其中,有一些毫无背景,只靠一杆笔;也有一些,会拉上币圈大佬,“让他们投资或控股。”一币圈自媒体的创始人钱思言称。

而春节期间,自媒体还在挑灯夜战,“春节放假了,币圈可没有放假。”团队5个人,钱思言没有时间回家过节。而其他4个,都窝在老家写稿。除了更新稿子,钱思言还在忙于和币圈的大佬们“勾兑”,为了年后能拿到一笔融资。

但让钱思言郁闷的是,媒体只是这条产业链的“配套设施”。尽管币圈多金,但分给媒体的,只有“残羹冷炙”。“大一点的自媒体,一篇文章只给一个ETH(以太币),和其他行业的自媒体广告报价,并无区别。”钱思言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