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破发、矿场转型 谁能熬到数字货币的春天?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6-08 14:10

ICO破发、矿场转型 谁能熬到数字货币的春天?

近日,比特币价格暴跌20%,引起虚拟资产市场不小的恐慌。经历春节期间的大动荡,许多用户从天堂跌入地狱,摔得粉身碎骨,或八级伤残。他们成了惊弓之鸟,市场微小的震动,都让他们发慌。

“腰斩到膝斩,最后到脚踝斩,熊市要持续多久?。”一名矿工忧心忡忡,去年刚买的比特币矿机,还没挖回本,熊市却突然而至。市场如此惨淡是他买矿机时没想到的。去年,比特币价格从1千美金一路高歌猛进,逼近2万大关。今年2月份转眼发生悬崖式下跌,跌至7千余美元。去年九月份ICO被央行定性为非法后,很多泡沫随之爆破,90%的ICO破发。交易所纷纷狼狈出逃,留下一地鸡毛。整个虚拟资产市场寒风萧瑟。“此诚风雨飘摇之际,泡沫存亡之秋也。”圈内大佬老猫描述到。

随之衍生的“送水”服务产业,却是欣欣向荣。北京每月活动信息发布中,区块链峰会占据90%,规格都很高,不是“世界顶级”就是“历史之最”,地点大多在五星级酒店,门票动则上万。区块链的培训更是火速蔓延,社交群里放眼望去都是西装笔挺的“大佬”,都号称要教走上人生巅峰。线下的打法不一。针对入门级的小白,上网扒些概念,透露点圈内内幕,显得颇有门路。台下一知半解,不过好歹也是赶上了时代潮流。对传统投资大佬的玩法却完全不同,找个幽静之地,煮几壶酒,碰个杯,交个朋友,看上眼了,给你几千万,先洒洒水,办个交易所吧。圈内的人被套牢,圈外的人焦虑地涌入。连广场的大妈都不跳舞了,跑到号称“第一届世界区块链大会”的澳门抢占新闻头条。

不过,寒冬笼罩,喧嚣之下,也有人蛰伏于地,在养精蓄锐。正规军正悄然进入,资本正逐渐回归理性,各种新旧力量交融。区块链技术应用领域退去喧嚣,拭去浮尘,一些优质项目浮出水面。矿场挖币举步维艰,正在积极转型算力服务。很多交易逃到海外后,全面布局,培养生态,孵化项目,收购矿场,为迎接下一波牛市招兵买马,扩充力量。

“资本大佬已入场 感觉暗流涌动”

林涛是涛略资本的董事长,现在亲自带着一支40多人的技术团队,开发区块链项目。“研究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金融应用场景。主要在开发信贷领域和股权众筹平台两条联盟链。前者帮助小贷公司共享客户信息,评估客户信用。后者为股权众筹平台共享项目、客户和投资人,聚拢资源。”林涛向网易科技介绍。

2013年,他接触到万向区块链实验室董事长肖风,了解到区块链技术。“听肖风讲了两年,我才逐渐理解,进入这个领域。”林涛在金融领域从业20多年,成为投资人后,一号站娱乐,主要关注金融、科技、文体及消费升级等行业的发展。2016年,林涛终于觉得区块链技术将颠覆传统很多商业模式。“那段时间,我们到处寻找区块链领域的项目。看过金融领域,具有智能合约属性的,还有电力行业、消费行业等,但鱼目混珠,很少有能真正解决市场痛点,有可行性的。”

于是,他开始自己招兵买马,从降低金融领域的信任成本为切入点进行研究,最终确定信贷和股权众筹两个方向。不过,随着市场上出现的区块链项目越来越多,他也开始着手投资汽车后市场、家庭消费市场等领域。

90后吴幽是镜湖资本的董事长,他投资的策略与70后的林涛完全相反。“有人说过,牛市多融资、熊市多投资。我们的投资策略是广撒网。所有卖水的生意,如社群、媒体等,我们不管它的估值,几千万也好,一亿也好。我们就只投一百万,希望不要错过一些好的项目。就像90年代初谁投中了腾讯,那回报是难以想象的。”不过,这只是吴幽的小生意,他更大的动作在海外。目前,他托管了太平洋岛国瓦努阿图的国家主权数字货币基金。瓦努阿图是南太平洋的一个小岛。去年10月,该国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宣称可通过比特币购买公民身份的国家。41.6个比特币换一个身份,当时1个比特币约5千美元。

数字货币也让传统投资人的世界撕裂分化,有金融或技术背景的投资者,紧紧抓住机会,果断入场。李晓燕是鼎萃投资创始合伙人,在传统私募股权投资行业浸润多年。她觉得人工智能AI和区块链结合,将变成万物互联的时代。现在她的投资开始更加倾斜于人工智能AI和区块链领域。“ICO极大地缩短了投资时间,从几个月压缩到了几天,更加考验判断力,但价值投资仍然是根本。而且熊市之下,和做股权投资逻辑一样,越是市场冷静,洗去一层泡沫,越容易找到好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