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贷养贷的现金贷:网贷就像赌博会上瘾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07 16:13

以贷养贷的现金贷:网贷就像赌博会上瘾

有借贷者通讯录被“爆”,被逼到“走投无路”,也有人强硬对抗,一分不还,诉诸法院

这让不少“拆东补西”的借贷者一下子没了“东墙”,原本“以贷养贷”的生存模式难以为继。随着还款日一个个到来,多平台同时逾期的情况频繁发生。

不少贷款平台急于收回资金,采用极端催收手段,如打爆借款人通讯录、发布PS上债主头像的淫秽或暴力图片,甚至上门强催。这些做法为不少借款人深恶痛绝,甚至不计成本,坚持向法院以“侵犯人格尊严”为由提起诉讼。

这群“以贷养贷”的借贷者该何去何从?

“以贷养贷”模式难以为继

2017年11月24日下午,梁峰(化名)像往常一样在手机上还款,他从用钱宝平台借出的3000元于当日到期。不同往常的是,他还完款之后,平时5分钟已到账,而这次等了半小时都没收到到账提醒。

诧异中,梁峰检查了一下原因,结果显示“审核失败”。

对于“以贷养贷”的梁峰来说,借不到钱就有逾期的风险,那自己在网上借贷的秘密就可能被公布给通讯录好友。他又找到一家新平台,申请了约6000元的借款,用以支付第二天的“日常债务”。

25日清晨,他发现这笔借款再次被拒。这让他吓出一身冷汗。他意识到,接连两次被拒绝非偶然,“以贷养贷”的日子可能到头了。

2017年11月下旬至今,像梁峰这样被“套路”拒贷的人不在少数。现金贷监管的政策接连落地,不少小贷平台暂停放款业务,只进不出。这让不少“拆东补西”的借贷者一下子没了“东墙”,原本“以贷养贷”的借贷模式难以为继。随着还款日一一逼近,多平台大面积逾期的情况时有发生。

新年在即,他们也将在焦虑、愤怒、无奈和绝望中度过。他们最常讨论的,就是“你今天被爆通讯录了吗?”“XXX贷款又套路我了”,“今天又受到XX催债狗的微信了”,“哪里有可以撸的新口子”。。。。。。

在现金贷严监管政策出台前,不少人都周转于十几乃至上百个贷款平台“撸口子”,通过借出流动资金如期“还款”,拆东补西,以贷养贷,借以逃避平台方电话或者短信催债轰炸,力保通讯录安全。

现在,这个链条中断了。

身份证照片被PS成黑白遗照

“借钱的原因大都相似,结局却各自不同”。

这句话形象地描述了网贷人群的遭遇。一本财经公布的现金贷客群画像显示,超过68%的人把借款用于资金周转或生活急用,用于消费的仅18%。

在借贷人论坛和微信群中可以发现,确有部分人出于不良嗜好“恶意赖债”。更多人则是因一时急用“下水”,后因缺乏规划越借越多,直至还款无力。

用行内话来说,“一次逾期,拆东补西;百口压身,越陷越深。”

2017年11月底,监管政策一下子斩断了借贷者的“资金链”,“暴力催债”则成为压垮这些借贷者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时,木工陈伟(化名)同样遭遇了“东墙”危机,他一直用来“提款”的平台总显示“综合评分不够。”债务压力下为了资金周转,他转向了利率更高的借条贷。

这些平台借款方式简单,通过微信公号即可借款,没有文字协议。从下单到收款不到一个小时,但代价是利率奇高,按照借条贷的行规,“按周算,借1000到手700;续期费一周300,年利率高达2200%”。

国家规定年利率在36%以上即被认定为高利贷,不受法律保护。

因一次逾期,他苦苦死保的“通讯录”被爆了。他的朋友、同事开始接到电话、短信。礼貌点儿的,将欠债之事广而告之;粗鲁点儿的,则夹杂辱骂和恐吓。甚至,还有平台向他的通讯录以彩信的形式群发遗照。

陈伟无奈地说,“就是用我拿着身份证的照片PS成黑白遗照,旁边公布我亲戚的电话号码。”因为催债骚扰,他丢了福建漳州一家家具厂的工作。2018年1月,他背着一身债回到贵州铜仁老家,可亲戚朋友并不愿伸手帮一把。“现在亲戚朋友都不相信我了,更别提借给我钱了。”

2018年2月4日,陈伟找到当地农村信用社,希望申请针对农民的低息贷款,把现有债务一次性还清“上岸”。因家中已无亲人愿意担保,这一出路被堵死。陈伟说,“马上春节了,有点走投无路的感觉。”

与陈伟不同,同样被爆通讯录的生意人王延浩(化名)就强硬得多。

他说,“我通讯录400多个号码基本被爆了个遍,最少一二十次了。现在要想要我还钱,要么法院,要么先道歉再协商,否则别想从我身上拿走一分钱。”他准备年后去提起诉讼,要求几个“过分”的小贷公司先赔偿名誉损失。

债务更难催,工资已涨三次

现金贷监管风波起于2017年11月底。

当月,网络小贷牌照新批、增批被叫停;12月1日,另一则通知划出现金贷行业三大门槛,即综合利率36%以下、有牌照和有场景依托。

在政策出台前,不少公司没有现金贷经营牌照,只是借别的公司“套牌”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