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马云、张朝阳、求伯君 偶像生于1964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9-19 07:41

【故事】马云、张朝阳、求伯君 偶像生于1964

1995年,31岁的求伯君体会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苦涩。

金山耗时近3年的盘古组件未能复制WPS的成功,半年只卖出2000多套的糟糕表现让很多员工心灰意冷,更别提打败微软的Word了。研发者雷军后来回忆“那一年,我失去了理想”。

苦闷之时,求伯君趴在BBS里疯狂给站友们发了300多封信。盘古耗光了他所有的积蓄,为了继续开发WPS97,他只能卖掉公司奖励的别墅,才筹集到200多万。

图:发布WPS97时的求伯君(右二) 图:发布WPS97时的求伯君(右二)

当时求伯君已经是中关村最有声望的程序员——1995年,微软就开出75万年薪的条件试图挖他。

但他拒绝了。代表微软来谈的台湾人有些居高临下,更重要的是,他和WPS是中关村乃至中国科技圈的旗帜,甚至被赋予了民族意义——两年后盖茨来华时,求伯君被请进央视演播室,大谈WPS如何与微软的Word抗争。

当名人求伯君被光环和苦楚同时包围时,杭州佬马云在中关村还是nobody。

1995年他跑到北京中关村拜会了互联网偶像张树新,后者很忙,两人只在瀛海威公司聊了半小时。离开后,马云站在瀛海威那张著名的广告牌“中国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之下,忿忿告诉同去的何一兵:

“如果互联网有人死的话,张树新一定比我死得更早!第一,她的观念我听不懂;第二,我做的是企业上网,她做的是老百姓上网。”

当时马云在杭州做了中国黄页,他想把业务拓展到北京来,但推广时频频碰壁。在央视纪录片《书生马云》里,这位瘦小的推销员穿过破旧胡同,满怀希望走进某单位宣传司,继而被一套官话“教育”:要先预约,按照流程办事。

转机出现在1997年。

外经贸部新成立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后,马云接到邀请,为其搭建外经贸部官方站点、网上中国商品交易市场等网站。他从杭州带了团队北上,但14个月后就离开了——坊间说法是,外经贸部承诺给马云团队的股份在体制内难以兑现。

不过,这段短暂经历为马云日后创业埋下了伏笔:杨致远在1997年访华时,马云被安排参加接待,两人自此结识并一直保持联系。2005年,一号站娱乐,雅虎向阿里投资10亿美元。

但这些都是后话了。

1998年年底离开北京前,马云心意难平。他带团队去爬了长城,又在深夜的小酒馆里买醉。纪录片摄像机记录了他当时的迷惘和坚定——某晚,他眉头紧锁坐在汽车后座,窗外是北京街头的昏黄路灯,旁白是:

“从1995年闯到1998年底,觉得该收获了,但我们还是这样子,不知道路在哪里,不知道该怎么弄”;

“一切得重头开启,失败了也无所谓,我至少把一个概念告诉了别人。我不成功,会有人成功的。但首先一点,我希望中国人早点成功,不要再等下去了。”

张朝阳没有等。

这位海归精英在1995年拿着22.5万美元天使投资创办了爱特信,不过一年多之后就险些发不出工资。为了找钱,他一度每个周末都泡在办公室里赶商业计划书,也见识过华尔街投资人的无情。

但这样的煎熬是有意义的。1998年2月,搜狐花了8万块在中国大饭店搞了场上线发布会。一周后,英特尔的投资到账。34岁的张朝阳也很快成为中国互联网的代言人之一。

泡沫破裂了,经济陷入衰退,这种结果的发生是无法避免的——建立在虚假根基智商的喧嚣的90年代,最终将走向终结。

——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

张朝阳对千禧年的记忆,既不是中华世纪坛的“圣火”传递,也不是世界各地人民日夜不休的载歌载舞,而是互联网公司在美国股市的崩盘。

2000年4月,雅虎市值从937亿美元跌到97亿美元,美国共有210家互联网公司破产倒闭。

同年上市的三大门户网站新浪、网易、搜狐都迎面撞上了这场寒冬。当年10月,网易和搜狐股价先后跌破5美元,被评价“携手走进垃圾股”,11月,搜狐创下3美元的股价新低,可能被纳斯达克摘牌的说法一时兴起。

不过,张朝阳更大的危机来自公司内部。

搜狐上市之后,董事会空降了一位职业经理人“辅佐”张朝阳。

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搜狐的早期股东多是西方资本,过于强势的董事会对创始人而言并非好事——2001年6月,新浪创始人王志东在董事会上突然被免职。因为业绩不佳,张朝阳也在这年接到过董事会邮件,其中不乏威胁解雇的激烈言辞。

理工男张朝阳补上了权术这门课。

他先是表现得很有耐心,用太极功夫慢慢争取时间,“他们说什么我也不反驳”。这场博弈随着搜狐财务情况在2002年好转逐渐出现转机,到2003年春天时,搜狐股票已经翻涨80倍,但他并未放松——因为担心董事会批评自己上班不努力,他每天早上9点出现在公司,坐在办公室里无休止地审批文件。

凭借创收逐渐确立地位后,张朝阳抓住机会,利用股票回购等手段对董事会进行洗牌。危机最终在2004年左右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