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劲:被出局的创始人和被狙击的“第一速度”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09 09:41

王劲:被出局的创始人和被狙击的“第一速度”

面对百度的“逼宫”,曾一度乐观并要用成绩回应的王劲最终还是选择“弃车保帅”。离开自己雄心勃勃一手打造的公司,对于60后的王劲来说无疑是个艰难的决定,但也是在这场角力之下不得不做的割舍

从冬至到惊蛰,看起来,虽然被称作“中国自动驾驶第一案”的百度诉王劲案尚未落定,但案件双方庭外的部分较量似乎已见分晓。

2017年12月22日,百度以侵犯商业机密为由,将其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创立的景驰科技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八十余天的明暗较量之后,2018年3月5日这天,百度及景驰双方相继宣布景驰科技正式加入百度Apollo开放平台,成为Apollo合作伙伴。同时景驰方宣告,王劲已于上个月从景驰离职,并不再直接或间接参与或干涉景驰任何业务,其CEO职位由原CTO韩旭(前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首席科学家)接任。

百度在后来的回应中称已对景驰科技发起撤诉,但与许多人解读的“庭外和解”不同,百度声称并未对王劲发起撤诉。这似乎是百度第一次对前“最高决策层E-Staff” 成员如此“穷追不舍”。王劲于2010年4月15日加入百度,曾是百度的顶层建筑之一。

故事最早浮于水面还要追溯到去年3月27日,洪泰基金CEO春分大会上,作为“神秘重磅嘉宾”,王劲突如其来地揭晓了自己离职创业的计划,并做主题分享。他提到,再过五天,自己就要从百度出来创业了,这是他第一次代表自己而不是百度发言。

此前这一消息还未官宣,加上那段时间百度高管离职新闻不断:数月前,由王劲引荐入百度的彭军和楼天城从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离职后创立Pony.ai;几日前,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也宣布离职。因此,王劲的离职消息一出,就被许多媒体冠以“又一位”的标题,一时再掀波澜。

余凯、倪凯、王劲、吴恩达曾经被外界誉为百度无人车“四金刚”,作为其中最后一位挥别百度的无人车大将,王劲的出走并非毫无预兆。2015年12月,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ADU)成立,原本负责百度凤巢系统的王劲出任总经理,负责L4自动驾驶研发。当时,王劲就提出了“三年实现自动驾驶汽车的商用化,五年实现量产”的计划。

在其任内,王劲曾为百度交出过亮眼的成绩单,包括2015年底,百度无人驾驶车开上北京五环,“国内首次实现城市道路、环路及高速道路混合路况下的全自动驾驶测试”;2016年底,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18辆百度无人驾驶车“首次在全开放城市道路的复杂路况下实现自动驾驶试运营”。

王劲:被出局的创始人和被狙击的“第一速度”

但即便如此,百度内部在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上仍然存在路线之争,在ADU成立不到一年的次年9月,同属百度汽车业务的L3事业部成立。相较王劲主导的ADU研发瞄准的是L4自动驾驶级别(美国高速公路安全会NHTSA把自动驾驶分为5个级别,L4为最高级,即完全可自动驾驶),L3(有限自动驾驶)则更多是借助现有的摄像头、雷达以及高精地图融合传感器的方案,瞄准的场景是有人参与的,在高速、停车场这样特定的区域环境下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相比之下,L3在短期内更容易实现落地和快速变现,可以更快地运用于传统汽车厂商,为其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L4则眼界更长远,这两种被称作“渐进式”和“革新式”的研发方向的差异也被人解读为是百度在自动驾驶发展思路上来自“本土派”与“海归派”的分歧。对此,1号站平台,王劲曾多次表态:“如果你要造一架飞机,那就直接去造一架飞机,而不是考虑给汽车加上翅膀。”

而路径之争不仅在技术选择上,还在由路径衍生的商业模式上。王劲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讲到了景驰未来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定位问题,他提到,在百度内部,在是做出行平台还是只提供技术服务、是否参与造车等问题上,同样存在争议,“成为什么样的公司,一号站娱乐平台,到底走什么样的商业模式,开会都是要拍桌子的”,“在百度高层,我已经(级别)很高了吧,有时候拍桌子都不管用啊。这个苦日子我不想再过了。”

当然,路径之外,决定出走更大的诱因可能还在于ADU业务分拆的失败。综合王劲及接近他的人士接受媒体采访的信息来看,2016年一整年,作为最大风口的无人驾驶行业受到资本的追捧,许多行业翘楚选择自主创业,团队人才的流失等因素促使王劲希望效仿谷歌分拆无人车业务的做法,无论是路线决策上还是利益激励上,都能获取更多的独立和主动,但显然百度高层觉得时机尚不成熟,这一计划最终流产。在2017年12月接受iFeng科技采访时,王劲曾感慨,“我(在百度)坚守了很久,左拦右挡让大家不要跑,想帮中国留下这支优秀的、没有挑战者的无人车团队,但发现在这个环境里我没有机会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