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据上风的博通为何败给了高通?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3-14 09:40

占据上风的博通为何败给了高通?

昨天,除了两会两位“红蓝”女记者事件被刷屏外,还有一件全球科技产业关注的事情理应被刷屏,那就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一纸否决了位于新加坡的芯片生产商博通公司(Broadcom)对于其美国竞争对手高通(Qualcomm)的并购(以下简称‘双通’并购,即两家公司都被命令即刻放弃这一拟议中的交易,同时禁止博通提议的高通董事会候选人参选,理由是博通提名的所有15名董事会候选人都不符合高通董事会的资格。到此,业内关注的始于去年11月的全球科技产业最大并购—博通并购高通案,以高通对于博通的反收购成功而告终。

那么问题来了,这场始于去年11月,从一开始就势在必得,且看似占据上风的博通,为何会在这场并购与反并购大战中败给了高通?对于业内有何启发?

需要说明的是,关于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博通并购高通的证据,我们(相信多数业内人士也是如此)确实无从考证,我们此文的主要目的是在商业范畴中探讨作为并购双方的博通和高通在并购和反并购中相关策略准备及执行上的优劣,直接或者间接导致美国政府介入直到特朗普亲自否决了这项并购。

首先从报价上看,尽管当时博通对于高通并购的报价高达1300亿美元(含高通250亿美元的净债务),但对照当时高通的市值为1100亿美元左右和过去博通收购LSI、博通(老博通)、博科(Brocade)的收购溢价分别达到41%、28%、47%,此次并购高通的溢价仅为27%并不高。当然这还没有将此前高通出价380亿美元并购恩智浦(NXP)的价格计算在内,而如果计算在内,博通1300亿美元的并购报价不仅没有溢价,反而是低估了。

但事实是,高通目前和未来在其主导的通信产业中的地位和前景远非上述三个企业可比,一号站娱乐平台,再加上并购的NXP在汽车芯片(包括未来的自动驾驶)、物联网(具备物联网必须的智能、通信、传感器及安全的能力)等领域和市场中的领先地位。据业内人士称,当时博通的报价应该再加上50%左右比较合理,也就是说在1950亿美元左右基本和高通的价值相符。

所以去除当时业内对此报价所认为的博通有趁火打劫(利用苹果与高通的专利诉讼导致高通业绩下滑和股价下跌)之意外,低估了高通的能力(包括自身价值和反并购等)和自身确实没有为此准备好充足的资金可能才是博通如此出价的真正原因。后来这点从博通为了此次并购而接近有1000亿美元左右的债务融资可见一斑,而这为其后美国政府可能介入调查埋下了伏笔,并在业界面前暴露出了求胜心切背后的投机心理。即此前根本没有认真评估高通近期及长远,尤其是长远的价值,既然如此是为了什么呢?

如果说前期的报价就没有显现出博通并购诚意的话,之后在遭到高通报价过低的无可挑剔的商业范畴的拒绝之后,本应在价格上与高通继续博弈(要么提价,要么力争维持原价),但博通却选择了过早启动了恶意并购程序,即提名自己的11名董事候选人来取代高通的董事会。这一策略不仅让此前因为报价缺乏诚意之感再次显现,更给外界一种并购后博通要让“此高通非彼高通”铺平道路(由于高通前20大投资人中,有17家同时也是博通的投资人,博通完全没有必要提名全新的董事候选人),对于美国政府来说就是并购之后,博通完全可以利用表面上看起来无可挑剔的法定和商业程序出售相关的高通资产或者阻碍高通在创新的投入。这点从事后特朗普发布并购禁令,还禁止博通提议的高通董事会候选人参选高通董事会这一举措反正了当时博通的这一行为是多么的愚蠢。

占据上风的博通为何败给了高通?

而针对博通的恶意并购,高通采取了颇为引人同情和美国政府认可的做法,那既是董事会成员齐上阵,演绎了一段集体抵制高通恶意并购的视频。该视频长度约为34分钟,全力说服股东不要支持博通公司的投票更替董事会的计划。

也许博通后来发现意图太过明显,将自己的董事会成员提名从11名削减到了6名,并随即将报价从1300亿美元提升到1460亿美元(扣除高通250亿美元的债务,实际为1210亿美元),但从事后看,这一报价的提升绝非是一种纯商业上的竞争行为,并通过此后高通为了提醒博通自身的价值,将此前恩智浦的价格从380亿美元提升到了440亿美元之后,博通非但没有提升报价,反而将报价从1460亿美元 (实则为1210亿美元)降至1170亿美元的回应中得到了体现。一步一步走来,博通非但没有消除外界对于自己可能产生的误会,反而给外界一种心虚(因非纯商业的控制权之争意图明显,随即降低董事候选人选)和叶公好龙(提升报价随即降价)的感觉。

如果说上述是博通并购高通在报价和流程上的急功近利极易导致外界(包括美国政府)的误会外,在选择并购的时机及承诺上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