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的“自以为是”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14 11:42

互联网上的暴力有时候还可以直接转化成为实体社会的暴力。

互联网产生以来,已经导致了那些深度卷入互联网的社会产生全方位变化。互联网所产生的影响不仅是对现存事物的冲击,而且很多事物需要被重新定义。“假新闻”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互联网时代的“自以为是”

传统上,社会之所以成为社会,是因为人们对事物具有“共识”,即共同的认知,而“共识”则是建立在经验基础之上的。例如,只要人们对这个“苹果”具有“苹果”这个经验共识,他们就不会把“苹果”视为“桔子”。但“假新闻”则有效改变了这个事实,它提供了“另一类事实”,即接受“假新闻”的人们会把“苹果”理解成为“桔子”。

就是说,“假新闻”并不假,只要读者以为是真的,它就是真的。因此,“假新闻”也会发生实际的作用,从而改变现实。传统上说,“思想”就是力量。在互联网时代,“思想”可以是假的。

互联网可以使得任何事物和人发生“异化”,把原来的东西异化成另外一种东西。促成事物和人的异化的力量,历史上一直也是存在着的。例如,马克思就认为资本主义导致人的异化。此外,各种宗教和技术也经常导致人的异化。但从来没有一种东西,能够像今天的互联网那样促成事物和人的剧烈异化。道理很简单,因为互联网是最适合人的本性的一种技术。

这里可以借用社会心理学的一个概念,即英文的self-righteousness(中文大致可译为“自以为是”“自以为正确”),来描述这种异化过程。这里,“自以为是”是一种自我道德优越感,相信自己的信念、行为和所属,优于社会上的大部分人。具有这种感觉的人往往不能容忍其他不同的观点和行为。宗教上的“异教徒”概念便是这样一个极端。社会心理学者认为,这个社会心理的存在表明人类的不完美性。

人类从来不存在不犯错误的时候,一旦人类获得自己展示机会的时候,人类都会这么做。这类似精神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所说的人类的“自我防卫”机制心理。一些学者认为,这种社会心理可能起始于原始社会实践,因为生存的需要,各原始部落需要用这种心理强化内部的认同。之后发展起来的宗教也是如此。近代以来所产生的各种政治意识形态,也可被视为这种社会心理的产物。

互联网时代先满足“个人”需要

互联网所具有的特点则有效地满足了人类的这种心理需要。但有一点非常不同。无论是原始部落时代、宗教时代或者意识形态时代,这种社会心理发生在社会层面,即满足群体或者集体的需要。然而,在互联网时代,这种“社会”心理发生在人这个“个体”层面,首先满足“个人”的需要,满足群体的需要是次要的。这是因为互联网具有分散性、分权性、个体化、个性化、民主化等等强化人的“个体性”的所有特点。

互联网对个体的影响至少可以从个体、群体和个体的环境几个方面来理解。在个体层面,每一个人都可以实现“自以为自”。在互联网上,每一个个人都可以进行“自我选择”,找到虚拟的“另外一个我”或者“同伴”。互联网上的选择无需传统那样的强迫,而是自愿的。因为互联网上的选择实在太多,个体几乎可以选择任何他所需要的,总能找到“自我”。

就是说,对个人来说,人的本质和表现形式似乎不再由任何外在的环境(其他人和事物)来界定和作为媒介,而是由人本身的选择来界定,由人本身来表现。例如,一个个体可以在任何时间来改变自己的性别,在一个场合可以表现为男性,在另一个场合可以表现为女性,或者其他的性别。不管什么性,其都能够找到“同伴”。

这种完全自由的选择结果,就是不同虚拟群体的形成。在互联网时代,人们已经形成一个个小圈子,或者朋友圈,“团团伙伙”。“人以群分”的理想在互联网时代充分实现了。这些群体都有很强烈的群体意识,并且因为同一意识里面的互相竞争,群体意识不断向极端方向发展和强化,最终导致群体意识的激进化。

最典型的就是类似伊斯兰国组织那样的组织,人们可以为了一个“意识”而牺牲自己的生命。伊斯兰国组织自然是一个反面的例子,但实际上,各种圈子例如“明星圈”(包括政治明星、娱乐明星、体育明星等等)、“言论圈”(各种概念)、“学术圈”(各种“黑社会”性质的小圈子)都是如此,只是程度不同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