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5G投票门背后:联想究竟遭遇了什么?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5-20 09:42

还原5G投票门背后:联想究竟遭遇了什么?

不单是联想员工,就连柳传志自己都未能料到,2016年在3GPP的投票会议,会在一年半后在社交平台突然被曝光发酵,将联想推进了舆论漩涡,甚至扣上“卖国贼”的帽子。

5月17日上午的北京,阴云密布,飘着雨。

在中关村南路的融科大厦B座联想控股大楼前,赫然立着一块蓝色LED大屏,上面是联想控股董事长、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的公开信:“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公开信的内容不停地在屏幕上来回滚动,蓝底衬着白字,在黑云压城的环境里,显得格外醒目。

此时,在海淀区上地信息产业基地创业路6号联想集团的一间会议室里,联想某部门正就该事件举行员工的动员大会。“挺憋屈。”说起对这件事的看法,一名联想员工告诉记者。一个半小时的动员大会上,部门领导牵头,梳理当年3GPP会议上的投票经过,也对联想集团的业务发展做了反思。

领导们情绪激动,老员工们义愤填膺,“我在工作岗位上认真工作,兢兢业业,被这么抹黑成‘卖国贼’,实在接受不了”。“联想这几年在产品上的战略有需要反思的地方,但上升到卖国的高度,这绝对是我不接受的。”该员工说。

不单是联想员工,就连柳传志自己都未能料到,2016年在3GPP的投票会议,会在一年半后在社交平台突然被曝光发酵,将联想推进了舆论漩涡,甚至扣上“卖国贼”的帽子。记者从联想总部打车离开时,快车司机都在念叨,“听说这事儿扯上卖国了,柳传志很生气。”

“我们一开始都没在意,这纯粹是一个技术性问题。”5月18日,在位于上地的联想北研大厦B座,联想研究院202会议室里,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研究院技术战略与创新平台总经理王茜莺告诉记者。

“投票门”

5月初开始,在水木BBS、知乎、百度贴吧等网络社交平台上流出了有关“5G标准投票,联想长码投给高通,短码弃权不投华为”的相关文章,文章中,作者罗列了当年3GPP会议上的记录,称在2016年3GPP会议上,“5G信道数据码投票,国内厂商集体站华为(L+P,用两套方案,高通的L加华为的P),联想带着收购的摩托罗拉一起站高通(只要高通一套方案)”最后,华为没有拿下数据码的投票,文中称“联想的两票功不可没”。

3GPP会议(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是一个成立于1998年12月的标准化组织,作为全球影响最大的通讯标准化机构,3GPP能够将全世界通信产业链上下游厂商聚集到一起,对通信标准进行讨论并达成共识,“各式各样的厂家都会参加,通信企业、终端企业等等,会议以达成共识为目标。”当年跟进表决全过程的黄莹告诉记者,“3GPP的决策是基于共识机制,而非投票机制。”黄莹是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研究院企业服务云计算研究室、无线研究实验室负责人。

集邦拓墣产业研究院研究协理谢雨珊称,3GPP 定义三大场景:eM-BB(如3D/超高清影像等大流量行动宽带业务)、mMTC(如大规模物联网业务)和URLLC(如无人驾驶、工业自动化等需要低时延高可靠连接的业务),后续还将决定URLLC 场景下的频道编码方案,最后再决定mMTC场景。

“更像是古希腊雅典的民主制度,投票是一种误解。”王茜莺补充。因此,并非对于某一议案投赞同票多的企业就获胜,也并非按照企业权重分配投票比重,如果决策中间有某一方强烈反对,就需要再度进行商议讨论,直到达成共识。而在会议上,1号站平台,亦无弃权票之说。

时间倒回两年前,回溯该事件的导火索是2016年3GPP关于5G技术未来标准规范的三次会议,分别是86次、86b次和87次会议。

记者从3GPP的官网上找到了2016年8月的会议记录,在瑞典举办的3GPP会议是5G编码技术方案的提案会议。会议期间,共有三个方案被提出。方案一是LDPC,高通、三星、中兴、小米等都支持这一方案;方案二是Polar,支持者有华为、海思、中国联通、展讯、德国电信、沃达丰等;方案三是Turbo方案。该阶段,联想及摩托罗拉未表态。

集邦拓墣产业研究院研究协理谢雨珊称,5G网络技术包括网络切片、行动边缘计算 (Mobile Edge Computing,MEC)、控制承载分离与网络功能重构等技术,针对无线传输关键技术,包括大规模天线(Multi-in-put Multi-output,MIMO)、毫米波技术(Millimeter Wave)、新多址技术、载波聚合(Carrier Aggregation)、高密度网络(Ultra-Dense Network)与高级编码技术等。其中高级编码技术为针对5G空口编码调制技术,包括LDPC码、Polar码、调制方式等(Turbo码第一轮竞赛输了,基本上大势已去,即5G 编码之争最终演变为Polar码和LDPC码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