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义“老铁”解救“猴子” A站还能迎头赶上吗?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6-07 09:42

仗义“老铁”解救“猴子” A站还能迎头赶上吗?

快手充当白衣骑士,解救A站。

当6月5日上午这一消息被刷屏时,很快有好事者用富有段子意味的图片类比:图片中一位猥琐男色眯眯地盯着桌子对面的小美女,后者一脸嫌弃状。这大约是潜意识里看不上带“土味”的快手的一种表示,然而,在圈内人看来,A站早已不是什么小美女,经历了多次管理层变动及内斗之后,这家2007年起就曾引领国内二次元文化的弹幕网站已品尝了数次濒死的滋味。部分拥趸虽然表面上不情愿,但快手的接盘至少保证A站能再次续命。

双方并没有向外界透露过多交易细节。快手只是表示,全资收购完成后A站保留原有团队进行独立运营,快手仅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不会对其进行干涉。而根据当日中文在线发布的公告,以人民币1.4亿元的价格出售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3.51%权益,由此估值A站整体估值在10.36亿元左右,相比其曾经超过18亿元的估值已跌去近半。

对于快手来说,这次收购将适度缓解与抖音缠斗的焦虑,为下一步上市提供规模和商业变现维度的想象空间;对A站而言,则是陷于公地悲剧多年后的一次救赎。

虽然,相比今年3月上市的B站来说,A站已低到了尘埃里,但B站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或许又给A站一丝希望。

公地悲剧下的迷失

从2007年问世到今年2月份一度停摆,A站一次次炸站已让外界习以为常。股权变更、管理层动荡、服务器宕机等在任何一个商业化公司都足以致命的打击,频频降临到A站身上。其间,也有软银这样的大腕投资,也曾有阿里与今日头条打算接手,但外界接手的传言就像抛给溺水者的漏气的救生圈,传言越多,救生圈的浮力越小。

仔细梳理A站过山车似的运营史,可以发现从其建立起就陷入了公地悲剧的囚徒困境。本来A站曾是所有创业者羡慕的成功案例,其在二次元的小众市场早早占据风口的有利位置。A站只比2006年的首创弹幕的日本动画网站NicoNico上线晚半年,其创始人西林当时还是在读的大学生。由于A站强烈的宅人气质,很快吸纳了大量用户,2010年A站还举办了第一届Acfun春晚,人气达到了顶峰。

但作为创始人的西林既无能力也无意愿专心经营这家网站,最早期的A站可以说长期处于自动驾驶状态。从2009年起西林就把A站交给三任站长代为经营,网站经常出现服务器出错、稿件无人审核的情形。而在2010年西林更是以400万的价格将A站一卖了之。而接手的陈少杰把重心都放在直播上,没有对社区经营花什么心思,4年后其也将A站转手,只留下了孵化出的斗鱼直播。回看如今占据游戏直播半壁江山的斗鱼发展规模,不由让人感慨A站就像个代孕母亲。

A站落到今日地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创办者及管理团队产权意识缺失,虽然出售时也看似标出了加码,但网站内在价值完全没有得到体现。

这方面另一个可做证据的是,2009年内讧导致网站一个月无法访问,老会员徐逸临时建立一个叫mikufans的站点供大家使用,后来该站点保留下来,就是后来的Bilibili(简称B站)。对于B站的成立,由于A站方面的近乎无主状态,也没有人表示异议,相反A站还一度出现很多帖子,贬低A站并呼吁用户到B站。而优酷母公司合一集团2015年8月5000万入股持有18%股权,也是因为A站与优酷版权诉讼导致的,这一交易价格是否公允也无从考究。

而管理者产权意识缺失的背后,体现的是对商业规则的不尊重乃至漠视。首先是版权意识淡漠,侵权事件屡屡发生。当然这在2015年严厉打击盗版运动之前并不算特别出格,但由于潜意识里认为这些视频素材都是免费的,因此在对待网站的内容创作者时态度粗暴,曾有网友透露,其09年注册账号,8年发了43部视频,点击480万,每部花费20多个小时,但后来这些视频突然消失,8年青春灰飞烟灭。

长期的管理不到位导致内斗频频,在版权管理严格后内容越来越少,用户体验也很差,而B站与斗鱼的脱胎于此,则表明A站真正陷入公地悲剧,其内在有价值的成分逐渐流失。

而A站一直坚持的不收用户一分钱,这种用爱发电的运营模式看似充满理想情怀,实则与商业世界逻辑格格不入。

快手的考量

既然A站水土流失严重,快手为何还要接手?

首先是因为快手的焦虑。回想去年3月份被腾讯24亿投资之时,快手一度在短视频领域高视阔步,大有一骑绝尘的快感,揽辔四顾找不到对手。不料去年下半年开始今日头条大力催肥抖音,其发力一二线城市,相比快手的小镇青年定位,更能对广告金主产生吸引力。据部分市场数据,抖音如今日活已达1.6亿,月活2亿多。当然也有机构数据显示至5月底快手日活1.04亿,超过抖音的9500万。但无论如何抖音已威胁到快手原有的一家独大的地位,且其成长性似乎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