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科技】比特币矿工亲述:挖矿是10分钟一场的饥饿游戏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2-23 14:13

【深度科技】比特币矿工亲述:挖矿是10分钟一场的饥饿游戏

随时离开的能力

超前先进的技术,一开始都像魔法。

2月6日,比特币失守6000美元关口。据称全球均价已跌破挖矿成本。

以2万美金高位买进的人,哭晕在厕所。

网上流行一段子:某公司年会发比特币,员工获奖感言称,一号站娱乐,首先感谢公司把价值63万的比特币奖给员工;其次,我非常幸运能抽到大奖拿下这59万,得好好规划怎么花这57万,毕竟30万不是一个小数目……

果然币圈一日,人间一年。

推动币值下跌的因素不少,全球监管打压是关键。本文揭示出比特币挖矿产业的畸形一面:曾经地方政府欢迎这种“无污染、高科技”的招商引资对象,但政策风向改变后,一切就都变了。

“去中心化”神话也在失灵。“矿工”发现:擦灰的矿工和掌握算法的极客,差距越扩越大。

离开也是一种能力。如果一夜暴富大门关闭,多少人能像这位“矿工”一样从魔法中清醒、认清现实、从头开始?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云锋金融”(ID:majikwealth)。

长达150米的仓库两侧,密密麻麻的放着超过20000台隆隆作响的机器。

灯光昏暗,只有LED灯在不断的闪烁着绿光。

巨大的噪音中,还有鼓风机和空调的声音,是他们确保了仓库不会变成一个桑拿房。

然而,闷热烦躁的气氛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这就是我的工作环境,我是一名比特币矿工。

“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 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其“挖出”比特币创世区块时写下的话语,这也是同一天泰晤士报的头版标题。

从一所学习计算机维修的专科学校毕业后,我曾跟随O2O的大潮去不同人的家里修过电脑。到了2016年底,公司烧完了融来的钱,我也就失业了。

当时的境地有些窘迫,不过一个朋友给我介绍这份矿工工作的时候,我还是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家乡的发小有人去矿上打工,但作为一个父老乡亲眼中已经走出山窝窝的大学生,我觉得自己还没到需要出卖体力换取生存的境地。

不过朋友很快就解释清楚,此矿工非彼矿工,其实要干的还是修电脑的活,只不过工作地点在遥远的内蒙古鄂尔多斯。

去就去吧,在大城市我也没法扎根,更何况新工作开的工资居然比北京的还高。

【深度科技】比特币矿工亲述:挖矿是10分钟一场的饥饿游戏

▲鄂尔多斯的比特币矿场

第一次走进被同事称之为“矿场”,其实是仓库机房的工作地点时,我被巨大的轰鸣声吓的倒退了三步。

负责带我的组长说,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巡视一遍整个仓库的机器,一号站娱乐平台,用手中的笔记本电脑对每一台机器进行测试。如果发现问题,就按照操作手册上说的步骤执行——重启-重新连接线路板-卸下机器交给技术部门。

听起来任务很简单。工作时间是三班倒,每个月一次轮换,这也不是什么问题,毕竟在鄂尔多斯这个地方,就算让我按正常的工作时间休息,也没有什么能做的。

不过在上了第一天班后,我冲出仓库后干的第一件事情是在淘宝上买了副耳机,后来拿了几个月工资后,又换了一副降噪的。

仓库里的噪音实在太大,不带耳机的话,回家睡觉的时候仍然耳鸣的像是躺在机器旁边。

“时间就是金钱”——贴在矿场墙上的标语。

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叫做矿场。

有次休息的时候,看到同事神神秘秘的围成一圈,在对着一个屏幕念叨着什么。我凑上去一看,是一张弯弯曲曲的折线图,最上面写着几个英文字母——Bitcoin。

同事告诉我,这些字母翻译成中文叫比特币,而这个机房就是用来挖比特币的地方,所以被形象的称为挖矿的矿场。

可一个虚拟的东西,为什么会用挖这个词呢?我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同事也解释不清,让我去问组长。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就像一个技术宅男的组长应该已经给很多人解释过,他很耐心的给我讲了这背后的原理:“其实比起挖矿,获取比特币更像是美国和澳洲都有过的淘金热。

挖矿给人的感觉是一份付出一份收获,但在河水里淘金不一样。除了纯粹的体力劳动之外,还需要足够的耐心和很好的运气。

挖比特币就是这么一种感觉。

更确切地说,我们的挖矿是参加一场每十分钟举办一次的“饥饿游戏”,全世界的矿工都会参与,而游戏的奖品就是比特币。

之所以你看到现在的矿场规模这么大,是因为拿到奖品的难度在与日俱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