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套利高息现金贷重返、利率变相突破36%
相关评论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6-14 07:07

政策套利高息现金贷重返、利率变相突破36%

互金生态圈

随着备案延期,互金领域各种“小动作”不断。据记者调查,目前主要存在三种政策套利现象:第一,将平台注册地迁徙到放宽业务规模限制的区域,以博取业务扩张机会;第二,现金贷业务死灰复燃,甚至部分平台采用收取会员费、技术上故意制造扣款失败以收取高额逾期费用等方式,将年化利率抬高至1000%;第三,个别正在整改备案的平台悄悄变相将贷款利息突破36%的监管上限,以博取更高利润收益。不过,监管方面已经洞察到这些伎俩,更严的监管正随之而来。

导读

个别现金贷平台表面上将现金贷年化利率控制在36%以内,但在实际操作环节利用技术手段故意造成自动扣划还款失败,人为造成贷款逾期,进而向借款人收取较高的逾期费用,变相大幅抬高贷款利率。

随着备案延期,互金行业开始变得“不安分”。

多位互金平台人士向记者透露,近期互金行业出现三大怪象:一是个别P2P平台正利用个别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放宽”平台合规业务规模限制,正酝酿注册地搬家借机扩大业务规模抢占市场份额;二是一度销声匿迹的现金贷平台再度重返市场,趁着备案延期大张旗鼓地推广高息现金贷业务,趁机赚取丰厚利润;三是个别正在整改备案的互金平台“洞察”到年化利率上限缺乏相关部门监督,采取各种手段变相抬高消费金融贷款利率突破年化36%上限。

“其实,这些平台都在围绕政策套利打起擦边球。”一位华东地区互金平台负责人向记者坦言。

值得注意的是,相关部门似乎注意到上述“怪象”产生。

6月12日,北京网贷整治办发布通知称,根据《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银发〔2017〕119号)的要求,机构数量及业务规模应双降。2017年8月,北京市各区纳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的网贷机构都提交整改承诺书:承诺控制业务规模,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妥善化解存量不合规业务。但根据近几个月统计的数据,有部分网贷机构业务规模在持续增长,有些甚至在加速增长。

因此,北京网贷整治办再次重申,辖区各家网贷机构不得增长业务规模、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存量违规业务必须压降等,资金端门店必须逐步关停、资产端门店数量应予以控制。对于不整改或不按规定进行整改的网贷机构,将视情节采取列入拟处罚名单、列入负面清单,甚至予以取缔等措施。

同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现金贷”业务风险的提示——据近期监测发现,仍有部分机构或平台“换穿马甲”,以手机回租、虚假购物再转卖等形式变相继续发放贷款,有的还在贷款过程中通过强行搭售会员服务和商品方式变相抬高利率。特别恶劣的是,发现有少数平台故意致使借款人形成逾期以收取高额逾期费用,严重地侵害了金融消费者的权益。

为此,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郑重提醒各会员单位以及提供网络小额贷款服务的相关机构应恪守行业自律要求,坚持合规发展、审慎经营,广大消费者则应保持警惕,审慎选择提供贷款服务的机构或平台,理性办理借贷。

“没想到新一轮猫捉老鼠的游戏那么快又上演了。”上述互金平台负责人感慨说。但他担心,上述怪象有可能触发新一轮从严监管,让众多合规操作的互金平台遭遇更严峻的经营压力。

个别地方放宽业务规模引“规模扩张”竞争

记者多方了解到,去年8月以来,各地金融监管部门要求辖区内纳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的网贷机构需提交整改承诺书,即承诺控制业务规模,不得新增不合规业务,妥善化解存量不合规业务。

一位西部地区互金平台业务主管张诚(化名)告诉记者,所谓控制业务规模,主要是指互金平台贷款余额不得突破去年8月底设定的额度。比如去年底他所在的平台贷款余额约为65亿元,那么8月以后他所在的平台每月贷款余额都不能突破这个数字,否则将面临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的问责。

为此,他们只能通过借款人每月等额本息还贷“释放”一定的放贷额度,作为扩大业务规模的依据。但这大大拖累了整个平台业绩增速。

张诚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去年8月底平台贷款余额65亿元计算,鉴于平台P2P贷款期限多在12个月以上,因此每月平台最多只能“释放”约5亿元放贷额度,令整个平台过去数月艰难维持盈亏平衡。

“我们内部测算,去年9月以来业务规模受限让我们净利润至少缩水了约3000万元,差点没能完成股东方要求的利润增速。”他告诉记者。因此当他听说今年以来个别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放宽”辖区内互金平台合规业务规模限制——允许平台自主确定合规业务规模增速时,他内心顿时怦然心动。